新号@天光开雾
回归,新号绑定了手机

为毛感觉修文前比修文后还好看:。
错觉......?

大纲走向没什么变动,但是比前文还增添了不少新人物,剧情也会变得更复杂......各位觉得呢?

不过除了卡文以外,停更那么久也是要准备一个大考,今年年中才考完,所以更新也不会太平凡

【刀剑乱舞】黑与白 01

此文为[黑鹤今天也很乖巧]的修文
清水长篇正剧
结局全员HE
私设多
有暗堕刀剑

主CP:白鹤X黑鹤


__如不接受请右上角离开__


-第一章 乌云渐聚-


情感与自由、信任与背叛,永远相伴而生。天空再怎么宽阔包容,也有被暗云垄罩、雷声响彻之时;历史再怎么渊远流长,也藏着黑暗残忍的一面。


更何况只是一振微不足道的刀剑付丧神?


一振暗堕的刀剑付丧神。


他抛弃了情感选择了自由,在他自以为的信任中背叛与被背叛,堕转就是最显而易见的叛主证明。


半蹲在水边,鹤丸正观察着湖中倒映的自己,那身...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14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本丸主场

__________

嬉戏间,时间很快地来到了用餐的时刻,白鹤拉过一踏出房门就有些束手束脚的黑鹤走过走廊,直到黑鹤渐渐在路上遇到的刀剑们身上感受善意后,才笑笑地放开了手。

「到了。」

两人并肩入座,桌上的碗盘中已经各自盛满了食物,白鹤眼睛一亮,盘子里的菜色几乎所有都是他喜爱吃的,他向一旁的烛台切光忠道谢,「我开动了。」后迅速地夹起菜往嘴里放。

烛台切光忠在一旁笑了笑,转头对...

9月&10月

 
【9月总结】

还欠着的感谢:

200粉点肉
    ——一期审
400粉加更
    ——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10月份】

凹凸世界第二季要开播了———!!!
(狂贺狂贺狂贺)

所以我要去隔壁产一下凹凸粮
如果有吃安雷或嘉瑞嘉的可能会看到我哈哈哈———!!!
主吃安雷,副嘉瑞嘉无差

黑鹤大概不会完全不更,顶多更少一点点(?)
p.s.等黑鹤完结了会考虑把放在子博那里的凹凸文移过来(考虑!)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13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黑白鹤主场
√如果有虫,之后会改的,请忽视牠。

__________

白鹤一身香味的来到了他的新房间,他手上托着用黑布包着的暗堕刀碎片。

白鹤空出一只手拉开房门,他的生活用品已经被好好地摆在一边了,守在黑鹤身边的烛台切光忠见到白鹤后起身拍拍他的肩膀便离开了,体贴地将空间留给了两人。

黑鹤还没醒来,但是没了那一身的伤倒是让眉头不再紧皱。白鹤来到黑鹤身边盘腿坐下,撑着下巴静静地看着黑鹤的睡颜,包裹刀片的布料已经摊开...

小剧场

有一天,歌仙在洗衣服的时候,短刀们不小心将粉红色的颜料倒进了洗衣池,歌仙慌张的赶紧拎起里面的衣服,发现是鹤丸先生的......

之后

审神者看到鹤丸一改之前的一身白,变成了少女粉在他面前转来转去,他瞇起眼睛,抱怨了一声没了眼镜真麻烦,然后有些疑惑的说

「猪丸?」

真的不是黑他不是不是不是!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12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本丸主场
√审神者出没注意

__________

鹤丸国永一踏出传送阵,便不稳的向前倾倒,被一旁等候已久的烛台切光忠一把接住,他有些脱力,只能对对方点头感谢,然后强撑起身体,紧握手中的黑色刀剑,踏步前进。

「鹤丸!你伤得太重了!先去手入吧!」烛台切光忠感受到他扶著鹤丸国永的手下涌出温热的液体,一时间血腥味弥漫而出,飘散在周围的空气中。

虽然如此,鹤丸国永还是坚持先放缓去手入,他问:「光仔,主上现在在哪里?」黑鹤...

【太中】夜宰日中

小破车
太宰双重人格设定,晚上会跑出来

连结见评论

__________

中也打开窗户,摘下手套,将手伸出窗外,让微光浸染上他白皙的皮肤,向黑暗邀约,宛如等待著恶魔低语。

今日的夜晚格外安静,只剩凉风吹动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响。忽然,一只手从窗沿边冒出,牢牢地握住中也的手,仿佛受邀而来的恶魔,使力的以不合常理的姿势,爬上了高高的楼层。

中也将来者拉进窗,冰冷的温度从指尖顺著他的手臂传导,未等冷意达到心脏,危险且又急躁的吻已经落下,吞噬著他的呼吸。

「OSAMU......」

中也在亲吻间呢喃著男人的名字,然后就被压进怀里,月下的恶魔捉住了他的猎物,并露出了他的獠牙。

「中也,在没有你...

【太中】今天的你因为双黑蛀牙了吗? (上)

偶像paro
节目直播
两人已为交往关系
尝试新风格高甜

「」是主播说话

__________

【您成功进入直播间】

(画面上是一道门)

「咳咳听得到吗?......大家好,我是今天特别直播节目的主持人,感谢大家特意早起收看我们的节目!」

「现在是上午五点整,经过各方帮忙,我们已经来到了双黑夫夫的房门外啦!准备好要对偶像进行突击行动了喔!」

「那,我们按电铃吧!」
(伸手按下门铃)

(叮咚)

(门里面传来脚步声)
 
 ...

【太中】与世界诀别 01

本文又名—
  中原中也争夺战
黑时宰&武侦宰X中原中也
结局HE,请放心食用

平行世界的黑宰会加上[ ]方便阅读。
扫雷:平行中也会复活。

01

中原中也死了。
 
02

让人闻风丧胆的双黑一如往常的出任务,并顺利的剿灭了敌方组织的大本营——实力碾压。

但是计划永远跟不上变化。

倒在两人脚边的敌人满身是血,凭借着意志力向两人连开了几枪,在突如其来的近距离攻击下,没时间佩服对方,中也下意识地反身将他的搭挡揽进怀里,挡下了数颗子弹,当场重伤昏迷,手术后宣告不治。

为什么子弹能射中重力操使的中原中也?

答案就在上一句话。

——因为太宰治被他的搭挡揽进怀里。

干这一行的...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11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黑白鹤主场
√暗堕敌刀出场注意

__________

意外总是特别多。

「很狼狈啊,今剑。」

黑洞再次出现,但这次的却比上次的大得多。周遭的空间被扭曲,形成一圈一圈漩涡状的黑色波纹,撕裂着这个时空。

白鹤上前站到黑鹤身旁,手握着刀柄,双眼直视着黑洞,只要一有状况就能拔刀挡下。

「...闭、嘴...药研......」十指连心,今剑忍着手被穿透的痛苦,艰难的开口。...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10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黑白鹤主场
√暗堕敌刀出现注意
__________

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麽事。

鹤展开羽翼,黑色的羽毛在空中凌乱飞舞,他所到之处皆变成一片血红,竖瞳无情的看着一切的发生,手持着刀尖俐落乾脆的划开敌人的喉部,鲜血在眼前喷溅而出,腐臭味随之弥漫,他击倒了一个又一个敌人,也使残破的空地上多了一道又一道的划痕。

不知何时搜查到这里的时间溯行军在白鹤身後成群出现,敌我方的暗堕的气息混杂在一起,浓烈的黑暗侵蚀着双方...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09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黑白鹤主场
√断刀注意

__________

一夜无梦。

相较白鹤一觉到天亮,黑鹤睁着眼到後半夜才睡去,或许是下午睡了太久,又或许是守着谁。

直到拂晓到来,太阳逐渐升起,明亮的光线穿过层层云海,灑在晨雾上,让山林裹上朦胧,朝气随风四散到各处。

清早的微风吹进洞穴,带着凉意的日光,黑与白的发丝小小的浮动了一下。

「嗯…...」白鹤揉着眼坐起身,低头看向窝在他怀中...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08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黑白鹤主场

__________

人类整天都在思考着如何留住时间,但至今,除了认真度日以外至今也没有其他更有效的办法了,仅有区区百年的生命,面对时间一眨眼就会飞逝的现实,一分一秒都显得相当可贵。

可是对於刀剑付丧神来说,时间反而不那麽重要,甚至本能的就对时间没有太多的流逝感,这都是因为他们的寿命不只有百年,只要物在便不会死亡。

不过不在乎时间并不代表不珍惜相处时的回忆,对於付丧神来说,能够拥有与前主共事的记忆...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07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黑白鹤主场
√成群的私设出没
√恭喜踏入主线剧情

__________

黑鹤缓缓地夹起饭菜放进嘴中细细咀嚼,味蕾被美味刺激的分泌出更多唾液,嘴角的微笑迟迟不散,幸福感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他的心脏。

「...好...」

「好?」

......好一个破坏气氛的家伙......

正当黑鹤想要再赞叹一下美食时,白鹤的声音突然插入,他沉下脸,一改脸上的愉悦,双眼微微眯起,皱...

【刀剑乱舞】一生悬命 03

√刀审
√男审神者
√虐心(?)甜文
√all审,主一期审
√审神者有名字(代号)
但不太会出现在文中
__________

太阳落下後,屋内再无任何亮光能照亮,只剩下庞大的灵力如水雾般的弥漫着整个空间,连原先浓厚的血腥味都散去了不少,黑暗中脆弱的呜咽也随着减轻的痛苦而不再出声。

床榻间凌乱不堪,所见之处皆是惊人的斑斑血迹,一个人影裹着薄薄的被单卷缩在上,身上的伤口让他紧绷着身躯,本能的弓着背保护着自己。

早在没有新的伤痕出现後,灵力便充斥在空气之中,时不时附在伤口之上兹兹作响,让骇人的裂痕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着。

曾经一到...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06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黑白双鹤主场
√为我的愚蠢向光忠爸爸认错(跪)

__________

黑鹤不动声色的抽出腰间的刀,连同刀鞘一起,单脚向前一个跨步,毫不留情地朝白鹤挥去。

就算刀未出鞘,被击中时也会令人疼痛不已,但即使如此,白鹤却刻意的没有躲开这一击,一步未退,眼睁睁地放任着刀鞘重重地打在他的腹部上。

「哇啊好痛!」

白鹤哀号,面色痛苦地将双手交叠在肚子上,顺着冲击的力道往后退了几步,还不忘护着手上提着...

【七夕贺文】今天的时之政府也在搞事

√加急番外篇
√黑白鹤无差
√鹤水仙
√幼鹤出没
√七夕快乐

__________

一年一度的七夕情人节,调皮的时之政府怎麽会放过这个可以冠冕堂皇搞事的机会?
 
当审神者日课三锻刀的时候,加速符一下去,今日锻的第一振刀化作人形显现。
 
但是好像有哪里不一样......
 
於是,
 
萌萌哒的鹤丸国永就这样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哇啊!吓到了吗?」
 
审神者与所有的刀都被软软的、带着婴儿肥和小酒窝的、幼年的四花刀吓到了。
 
审神者抚额,不敢再将加速符用在剩下的两振刀上面,他神色恍惚的起身,脚步临乱的离开了锻刀房,准备去找时之政府问个...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05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黑鹤上线
__________

隔天一早,太阳才刚升起。

烛台切光忠已经习惯性的早起,离开温暖的被窝,早晨微凉的气温让他抖了抖,强忍着躺回去的欲望,他赶紧起身换衣洗漱,然後帮身边三位熟睡的夥伴盖好棉被才离开。

今天他没有被分配到出阵或远征。

所以,虽然鹤丸国永的准确的出阵通知还没发布,但为了他还是选择先将便当做好以备不时之需。

之後的没多久,大俱利伽罗也睁开了眼...

【刀剑乱舞】一生悬命 02

√刀审
√男审神者
√虐心(?)甜文
√all审,主一期审
√审神者有名字(代号)
但不太会出现在文中
__________

审神者用指尖勾过一丝黑发,轻揉的在手中摩挲,他独自一人跪坐在桌前,闭上双眼,静静的回忆着从前的记忆。

 
曾经的近侍与他的弟弟们的笑容历历在目,彷佛还未分别。

想起长期的近侍担任都是同个人,惹来了其他刀的抱怨,他微微一笑。

伸出手,他试图想要靠近他们,但却发现无论他做了什麽,他们之间的距离都毫无变化。

突然间,四周的场景一变,只剩下一片血红,就在眼前,仅存下来的水蓝色发色的主人也堕入了刀解池...

【刀剑乱舞】一生悬命

√刀审
√男审神者
√虐心(?)甜文
√all审,主一期审
√审神者有名字(代号)
但不太会出现在文中
__________

昨天夜里,本丸里来了一个新的审神者,在刀剑付丧神们沉睡之时,明月高挂天空之刻,悄悄的与本丸签下了契约。

这是第三任审神者了。

但不想再因为太过在乎而徒增离别的痛苦的众刀并不打算和这位审神者打好关系,所以今天一早醒来,即使感觉到陌生而又温暖的灵力充斥着身体,付丧神们也没有想要去亲近审神者的意思。

他们如往常一样做着自己的事,然而,这一任的审神者却打破了他们想...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04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伊达组
√黑鹤离线中
__________

正午刚过,春天的气温也不高,风中夹带着一丝凉意,在阳光照耀之处,皆是温暖,不过一到夜晚,就需多加几件衣服了。

 
烛台切光忠一拉开澡堂的门,脚步还没迈开,什麽动作也都来不及做,就被迎面而来的温泉水泼的一脸。

「哈哈哈哈哈,吓到了吗?」

「......」

果然......还能有谁?

「还好没有别人,不然这麽不帅气的姿态被人看到了的话......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03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__________

乌云中雷光闪烁。

雨滴直落。

厚樫山忽然下起了倾盆大雨。

 
 
*
「呜啊下雨了下雨了!」

鹤丸国永解决完最後一个敌人,撩起背後的帽子戴上,迅速的指挥着队伍到树底下集合躲雨。

说是下雨,也仅仅只是下雨而已,好在没有连带刮起风,不然情况可能会更糟糕。

「真不幸啊…...久违的一次厚樫山居然遇到下雨......而且这也未免下得太大了吧?」加州清光伸...

【刀剑乱舞】审神者今天也还没过劳死 完

√男审神者
√刀审向
√爷X审

__________

狐之助在传送阵的另一边等待许久仍没看到审神者的身影。
所以牠不放心的回到战场。
还是没找到审神者,但是牠发现了一封信。

『与三日月出游,勿念』
......歪头黑人问号???

一眨眼间,周围的景象彷佛是回到了本丸,但是审神者很清楚的知道他并没有踏进传送阵,而这里也不是他的本丸。
"三日月?″
"嗯?″
"...你做了什麽?″
面对审神者的提问,三日月微笑。

.
"我  将您  神隐了啊。″
˙

"我一直在想...该如何...

【刀剑乱舞】审神者今天也还没过劳死 03

√男审神者
√刀审向
√爷x审
√爷爷正在酝酿大招中......

__________

审神者今天也很忙录。

不过好在前天睡了个好觉,所以昨天就算熬了夜,今天的精神也没什麽问题。
他动动筋骨,缓和肩颈的酸痛。

"要休息一下吗?″
一旁三日月正帮忙审神者分类文件,看到审神者的动作,关切的问道。
"嗯…没关系的。″
"年轻人还是需要适当的休息唷!″
"别老是一副老人家口吻啦…明明和长相那麽不合。″
审神者继续批改着文件,一边像三日月抱怨,"真的怪奇怪的。″
"哈哈哈哈,别在意别在意,我真的是位老爷爷了。″
"那麽跟你交往的我又算什麽啊?″
"……″
"…...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02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有cp向的章节才打tag
!!注意!本章微三日鹤!注意!!
(但爷爷只出现在黑鹤的回忆里,所以只吃或为了吃三日鹤而进来的小天使就请别再往下看了)

√黑鹤称呼为鹤丸,白鹤称呼为鹤丸国永
√剧情多私设不少
√因为吃的太杂,已确认穿插少量三日鹤

以上,有问题可以私讯我,谢谢

__________
 
恍惚间,他听到了那个人的声音。

「鹤丸,到我这里来。」

然後他看见三日月坐在长廊上向他招手,阳光撒落在他身上,隐约浮现了一圈淡金色的光芒,让他的身影显得有些虚幻。

他听...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__________

现在的他,是一振无主的、暗堕的、自由的刀剑付丧神。

不久前,那身极具代表性的纯白被迫退去,被沉重的黑侵蚀,那双曾被受赞美的漂亮的金眸,也无可避免的染上了一层腥红色,他的微笑也不再带有温度,宛如恶魔一般,无情到连自己都忍不住想丢弃它们。

当初变成这副德性的原因已经被时间冲淡,许久未见的前任审神者的身形也早就模糊不清,大概谁也不会想浪费时间去记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现在...

【刀剑乱舞】审神者今天也还没过劳死 02

√男审神者
√刀审向
√爷X审

__________

小狐丸吃完早饭仍没看到三日月的身影,思索片刻後他决定做一只贴心的狐,端好饭菜准备给三日月送过去。
 
三菜一汤,还顺手拿了几块甜食。
在本丸中专业宠爷的,非小狐莫数。
 
"小狐丸大人,请稍等!″
"是鸣狐啊,有什麽事吗?″
小狐狸立於鸣狐的右肩上。据说自家那位审神者大人锻出鸣狐後,曾被"狐狸居然会开口说话"这件事吓得晕过去,成为本丸中好一阵子的笑话。
不过,事实上是累到撑不住而倒下吧?
"鹤丸殿说,请您用完餐後去找他,貌似是要讨论出阵的事情。″
"啊…好的...″小狐丸有些为难,那麽三日月的早饭该怎麽办才好?
"如果...

【刀剑乱舞】审神者今天也还没过劳死

√男审神者
√刀审X爷审
√有小小的私设

__________

又是一日清晨,刀剑们如往常一样起床梳洗,然後结伴来到中庭的公告栏上,看自己今天被分配到的工作。

马当番:
鲶尾藤四郎、山佬切国广、明石国行
佃当番:
大和守安定、次郎太刀、石切丸
手合:
粟田口短刀全员
出阵:
[第一部队],队长鹤丸国永,厚樫山
[第二部队],队长笑面青江,开荒
远征:
[无]

公告是近侍一期一振一大早就贴好的。
因为粟田口的小短刀们今天一大早就没看到他们家大哥的身影了。
肯定是审神者又熬夜工作了。
药研无奈的摇头,等待会带弟弟们吃完早饭就去准备点补身体的药给大将吧!
 
 ...

【主刀乱】黑麒麟与他的暗黑本丸

√刀审(爷X审)
√男审神者
√暗黑本丸
√短小更(写到哪就发到哪)

———————————

『曾有一童子,因好奇贪玩而误食了一粒漆黑的"妖果",後化做妖怪,黑色的双眼染上不祥且诡谲的腥红,心口中箭而不死,烈马踩踏而不死,被称为不死妖,鸟兽不近花草不亲,被讨伐後逃入深林而再无其踪迹—————取自民间妖怪录』

上个月,黑田信之的妻子春重病,卧床不起,爱妻心切的黑田信之焦急万分,虽无关他人之事,却称为妇女间閒来无事的八卦杂谈。

而现在,黑田信之已经踏入森林有些时间了。

黑田信之的脚步踉跄,身形略有些憔悴,不时抬头瞪着眼四下探查,似乎是在寻找着什麽。

越深入山中,草木生长的...

1 / 2

© _赤名(移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