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号阝击先生
回归,新号绑定了手机

【主刀乱】黑麒麟与他的暗黑本丸

√刀审(爷X审)
√男审神者
√暗黑本丸
√短小更(写到哪就发到哪)

———————————

『曾有一童子,因好奇贪玩而误食了一粒漆黑的"妖果",後化做妖怪,黑色的双眼染上不祥且诡谲的腥红,心口中箭而不死,烈马踩踏而不死,被称为不死妖,鸟兽不近花草不亲,被讨伐後逃入深林而再无其踪迹—————取自民间妖怪录』

上个月,黑田信之的妻子春重病,卧床不起,爱妻心切的黑田信之焦急万分,虽无关他人之事,却称为妇女间閒来无事的八卦杂谈。

而现在,黑田信之已经踏入森林有些时间了。

黑田信之的脚步踉跄,身形略有些憔悴,不时抬头瞪着眼四下探查,似乎是在寻找着什麽。

越深入山中,草木生长的更加茂密,耸立的巨木遮住了正午的艳阳,使得视线有些模糊不清,耳边的自然界的声音也不再清晰。

风景渐变,野草将来路掩盖,四周的空气变得有些阴凉,生物的痕迹越来越少。

但黑田信之仍坚定的往更深处走去。

一路上,他不曾停下脚步,也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疲劳,甚至没看到山中野兽过,彷佛有人在牵引着他,可他仍不敢松懈。

与其说是有着被神明眷顾的好运,更像是他身边有着什麽而使猛兽不敢靠近。

比如,腰上佩戴的那振刀。

不知走了多久,眼前已如夜晚般漆黑,几乎快找不着路,这才使黑田信之想要放缓脚步。

其实即使坚定,他仍会害怕,怕一切功亏一篑,怕他可能毫无所获,怕妻子将因为他的无能而离开人世。

心中的不安感使黑田信之继续维持着一样的前进速度。

突然,他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绊倒了。

身体控制不住的向前扑去,就在黑田信之闭上眼准备迎来疼痛时,一双手稳稳的扶助了他。

「没事吧?」

清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黑田信之一个道谢後借力站起身。

然後他看向声音的主人,是一位年轻男子。

「先生,天色已晚,您怎麽会独自一人来到深林之中呢?」

天色已晚...?

黑田信之一愣,他抬头惊讶的瞪着天空,先不问那些高大无比的巨木去哪里了,他进森林时可是正中午,但现在却早已明月当空。

有点不对劲。

来人年纪大概不过二十,身穿深色的和服,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身後,红色的眼睛正温和的看着他。

黑田信之觉得奇怪,明明原本无法看清的视野在遇到这个人後都重新变得清楚,微微的月光灑在草叶上,他低下头後喃喃道:「我在找...不死妖...」

微风徐徐,树叶相互摩擦,虫鸣鸟叫声又开始在耳边迴响,一切回归到了自然,全因为...这个少年。

难道......

「不死妖?」少年疑惑。

果然一切都......

「是的。是一种不会死亡的妖怪,你知道的,对吧。」

黑田信之定定的看着眼前的人,语气中透着肯定,就算结果与他所想不一样,那也差不到哪儿去。

现在所有的诡异与不寻常都聚集到了这个人身上。

而少年突然笑了起来。

「据我所知,这整座山中,拥有不死能力的妖怪...大概只有我了,但是我不是什麽不死妖喔,黑田信之先生。」

「我是...黑麒麟。」

黑麒麟...?!

「但是这里可不是什麽适合的谈话地方。」不给黑田信之开口的机会,少年一个弹指,周围瞬息间变成在一个小木屋中。

「那麽,你的愿望是什麽?」

——————————

赤:为什麽要故意绊倒人?

黑:因为他走的太快了我追不上。

爷:为什麽我还没出场?这个男人又是谁?

赤:下章,我保证...大概

评论 ( 2 )
热度 ( 72 )

© _赤名(移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