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号阝击先生
回归,新号绑定了手机

【刀剑乱舞】审神者今天也还没过劳死

√男审神者
√刀审X爷审
√有小小的私设

__________

又是一日清晨,刀剑们如往常一样起床梳洗,然後结伴来到中庭的公告栏上,看自己今天被分配到的工作。
 
 
马当番:
鲶尾藤四郎、山佬切国广、明石国行
佃当番:
大和守安定、次郎太刀、石切丸
手合:
粟田口短刀全员
出阵:
[第一部队],队长鹤丸国永,厚樫山
[第二部队],队长笑面青江,开荒
远征:
[无]
 
 
公告是近侍一期一振一大早就贴好的。
因为粟田口的小短刀们今天一大早就没看到他们家大哥的身影了。
肯定是审神者又熬夜工作了。
药研无奈的摇头,等待会带弟弟们吃完早饭就去准备点补身体的药给大将吧!
 
 
 
穿过中庭後便是饭厅,刀剑们陆续就座。由於人数众多,当初饭厅建设的相当的大,而且据审神者所说,以後还有扩建的可能。
"今天主上也不和我们吃饭吗?″小夜扯着i自己哥哥的袖子问。
"看来是的呢。″宗三笑着摸了摸小夜的头,安抚道,眼里满是疼惜。
一旁的江雪开口:"刚刚看到一期一振端着食物离开。″
"又要边工作边吃饭了吧...″
"嗯。″
 
 
 
"已经很久没看到主上了啊!″清光拿着筷子猛戳着饭,怨气都快实质化了。
"谁让我们在战争的最前线,主上自己都快忙不过来了,哪有时间陪我们吃饭?″安定淡定的吃着饭。虽然自己也有点失望,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啊说错了,是已经忙不过来了。″
"可恶————,突然好羡慕其他战区的家伙!″
"......清光你别再戳了,长谷部已经看过来了......″
 
 
 
"今天要手合呢!好期待!″
"啊啊啊,好好的打一场吧各位!″
"喔!″
看着兴奋不已的乱和厚,药研笑。这时坐在他身边的五虎退扯了他的衣襬。
"怎麽了,退?″
"什麽...什麽时候才能看到...审、审神者大人呢?″五虎退抱紧怀中的小老虎,虽然能够变强也很好,但是他更希望能看到审神者。
"呜...今天近侍就会交接了,我们等一期哥回来再一起问他吧?″
 
 
 
烛台切看着坐在他对面的长谷部闷头吃饭,就知道对方一定又在胡乱担心了。
不过他也很想知道下个近侍会是谁就是了。
或是说这是每个刀剑都在想的事吧!
 
 
 
一期一振稳稳的端着餐盘,然後有些意外的在工作室的门外看见小狐丸。
"小狐丸殿?″
"啊,是一期啊。″坐靠在门边把玩着头发的小狐丸看向一期一振,指了指门里面,"刚刚三日月被主上叫进去了。″
"三日月殿吗?看来是决定了下一任的近侍了吧!″一期笑道,点头示意小狐丸後便抬起手敲了下门,"主上,我是一期一振。″
"...进来。″
一期一振闻言拉开门,不意外的看到了坐在一旁的三日月。他将餐盘摆放到桌上,拿捏好距离,正好能让人一伸手就能拿到食物。
审神者依旧埋在文件中。
一期一振扫了一眼临时铺在工作室的棉被,那是昨晚他铺好给审神者救急睡眠用的,但是果然,上面连躺过的痕迹都没有。
又通宵了。
"先去忙你的事吧一期,之後的近侍是三日月,等等记得交接一下。″
"是。″
"对了,告诉外面的小狐丸说不用等了,我找三日月有事。″
"好的。″
一期一振点头,退出房间。此时又只剩审神者与三日月两人。
 
 
 
审神者的工作室很大,但却堆满了书和文件。距离审神者不远的三日月能清楚的看到对方脸上满是疲惫,眼窝也印上了青黑。
他们的审神者实力非常强大,这是让众刀剑既骄傲又讨厌的事实,因为这使时之政府对他们下达的任务都是最前线。
刀剑不惧怕战斗,但是他们会担心他们的审神者。
审神者是人,他无法承受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
除了吃饭,审神者的时间都用来安排任务、运算时空、手入受伤的刀剑、加强结界、修写报告和查找资料等事情占据了,几乎是连休息时间都快挤不出来。
 
 
 
看着审神者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三日月轻轻的叹气,放下手中的茶碗,起身来到桌前。
但审神者依旧认真的看着文件,丝毫不分一点眼神给他。这令天下最美的刀有些挫折。
"主殿。″
"嗯?″
审神者没有抬头,只是回了一声答应。
"主殿...早饭就要冷掉了呢,烛台切知道的话...肯定会很伤心的。″
"好好,抱歉了三月月,等我看完这份文件好吗?″
闻言的三日月就静静的驻守在一旁,在看到对方准备拿起另一份文件时,准确的抓住了那只手。
冰凉。
审神者的手的温度竟然比身为刀剑的他更加冰凉。
"先吃完饭,好吗。″
看着三日月眼里的不容置疑,审神者终於放下笔,将文件全扫到一边,拉过餐盘。
"明明是问句为什麽却是陈述語氣啊?″
"哈哈哈哈,是这样吗。″
 
 
 
果然一离开工作,疲惫便一涌而上。
有些控制不住睡意的审神者迷迷糊糊的在三日月的监视下乖乖的把饭吃完。虽然吃到後面已经把眼睛闭上,只差没睡过去了。
光宗的饭还是好好吃呢...
真的好累啊...已经多久没好好休息了?
审神者想。
大概是,至从上次战事结束後吧?
这是审神者睡着前最後的想法了。
 
 
 
三日月看着审神者差点将头埋进汤里,赶紧将餐盘往前一拉,然後伸手搂住审神者。
手臂穿过审神者的膝窝,三日月轻松的将对方抱起,然後放在昨晚一期一振就已经铺好的棉被上,并盖好被毯。
大概会睡很久吧,三日月想。
然後他脱下外衣,侧身躺进被窝,将审神者搂进怀中。
将对方头上的发绳解下,黑发在他手上散开,他抚上脸颊,细细的摸索着他的容颜,然後掀起浏海,一个吻印上额头。
"晚安,           * ″
 
 
天下最美之刀剑调整好姿势,准备与他的审神者一起入睡。
 
 
"有重要急报!!审神者大人———″
狐之助拉开门,还没说明其他,便被一振未出鞘的刀打了出去。在被打飞前,牠看到的是一双充满杀意的新月。
 
 
不久,狐之助将刀叼回,然後默默的关上门。
管他什麽拉几政府,牠的审神者也是需要休息的,嗯!
 
__________

*空白区域是审神者的真名

请叫我,开坑狂魔:(
这篇文章我写的好开心啊:)

评论 ( 10 )
热度 ( 102 )

© _赤名(移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