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号阝击先生
回归,新号绑定了手机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03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__________
 
 
乌云中雷光闪烁。

雨滴直落。

厚樫山忽然下起了倾盆大雨。

 
 
*
「呜啊下雨了下雨了!」
 
 
鹤丸国永解决完最後一个敌人,撩起背後的帽子戴上,迅速的指挥着队伍到树底下集合躲雨。
 
 
说是下雨,也仅仅只是下雨而已,好在没有连带刮起风,不然情况可能会更糟糕。
 
 
「真不幸啊…...久违的一次厚樫山居然遇到下雨......而且这也未免下得太大了吧?」加州清光伸手拈起脸颊边被雨水打湿的发尾,心情低落。
 
 
天空上积着的厚厚一层的云,看来这场雨是不会太快结束,即便众人躲到大树下,头上有树叶挡着,大雨仍能穿过其中的缝隙,大剌剌的闯进他们之中。
 
 
不一会儿,每个人都被雨水淋湿了,甚至连里衣都沾染上寒意,付丧神们纷纷用手摩擦着身体,试图产生热度来抵御寒冷。
 
 
「那现在怎麽办?」小狐丸问。
 
 
潮湿的空气让小狐丸心爱的毛发变得毛躁,无论怎麽抚平都会再翘起来,这让他原本的好心情变得不太美妙。
 
 
「审神者大人说,已经暂时感应不到时间溯行军的威胁,各位可以先回本丸休息一下。」狐之助摆弄着铃铛说道,在这种突发状况,不顾上自己的毛发,牠只能尽快的联系本丸,「当然,如果想要留在这里也不是不行,但雨势过大,任意行军非常不利,想留下的话就只能当做在小型远征了,估计也没什麽乐趣可言。」
 
 
「那麽,鹤丸殿您怎麽看?」
 
 
一期一振望向鹤丸国永,但对方没有回应,貌似是没听到,眼神直直盯着旁边的草丛。
 
 
是在想些什麽吗?
 
 
能让鹤丸国永分心的事物很多,但是人人都知道唯独在正事上,他会收起玩心,矫正好态度,认认真真的去完成每一件事。
 
 
一期一振顺着鹤丸国永的视线,仔细的观察了那片草丛片刻,也没有发现什麽问题或值得注意的地方,他看着对方还没回过神,抬手搭上鹤丸国永的肩膀。
 
 
「鹤丸殿?」
 
 
「哇啊。抱歉抱歉,你们刚才说了什麽?」
 
 
鹤丸国永这才发现有人在叫他,连忙转头,他就看到部队的其他人都看着他,似乎在等着他对某件事的决策,这让分心了很久的他有些抱歉。
 
 
那可疑的感觉还是徘徊在鹤丸国永的心头上,没有消失。
 
 
一期一振摇头表示没有介意,然後温和的笑了笑,将狐之助的话重新说一次,「大人说此地暂且感应不到其他的时间溯行军的气息,所以我们可以先回本丸。」
 
 
鹤丸国永点点头,拍打了自己的面颊为自己提神打气,伸手拿出系在腰上的令牌。
 
 
「这样的话,第一部队,回城!」
 
 
队长被赋予着能开启本丸道路的言灵,透过令牌连接上本丸的时空,传送阵再次的在天空中展开,照亮了被乌云笼罩的厚樫山。
 
 
刀剑全员化做闪烁的粒子,彻底消失之後,厚樫山回归了平静,与此时本丸热闹的景象相反。
 
 
「欢迎回来,辛苦了!」
 
 
察觉到本丸里的传送阵发动了,烛台切光忠赶紧放下手边的工作,带着愉悦的心情快步的上前迎接。
 
 
传送阵外有不少人已经等在这里,粟田口家的短刀们是最快到来的,再来是冲田组的大和守安定和三条家的岩融与今剑,而次郎太刀则刚在他身後站定而已。
 
 
不能怪他,这对於机动性本身就不高的大太刀来说,也算是快了。
 
 
站在传送阵里的鹤丸国永看到迎面而来的夥伴後,他咧开嘴,走上前用力的给来者一个热情的拥抱。
 
 
「哇!好湿!」
 
 
湿透了的白衣紧紧的压在烛台切光忠身上,感受到自己身上的衣服也遭殃後,他吓得使力挣脱。
 
 
「哈哈哈,很惊喜吧?」鹤丸国永顺势松开手,挺胸插腰,笑的一脸得意。
 
 
「已经是惊吓了啊,还不快去换衣服!」
 
 
「好的好的。」
 
 
第一部队就地解散,各个都被自家人接走,去休息换衣服了。而鹤丸国永告别狐之助,与烛台切光忠并肩在走廊上,不时閒聊几句。
 
 
本丸里是春景,而春天是百花盛开的季节,缤纷的花色被微风徐徐的吹过,蝴蝶展翅在花丛中飞舞。现在刚过中午,阳光温暖的落在身上,放眼望去都是一片又一片的绿意,身边不时还会有小短刀跑过,到处充满着温馨和笑语,与厚樫山的阴霾截然不同。
 
 
「你们还没吃完午饭就出阵了,现在肯定饿着吧,等等我帮你拿点吃的过来。」
 
 
「喔!谢谢啦!光仔你今天又做了什麽好吃的了?」
 
 
「嗯,是炸猪排盖饭喔!」
 
 
「哦哦!炸猪排!我很期待的喔!」
 
 
「深感荣幸。」
 
 
烛台切光忠揉揉鹤丸国永的头发,丝毫不在意手套被沾湿,最後甚至使了点力将白发弄的一团乱。
 
 
「哇啊!光仔好过份!」
 
 
「这比你的恶作剧还要普通一百倍喔,哈哈哈!」
 
 
在这个本丸中,最先来到这里的是大俱利伽罗,然後是他,之後又过了好久,才迎来属於他们的鹤丸国永。所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或是再加上听闻了对方的经历,他与大俱利对鹤丸国永的感情都带有着不少宠溺与包容。
 
 
但现在的他想一想,大概每个本丸的他们都是一样的吧,想要守护这样的他。
 
 
全身是象徵纯洁的雪白色,个性虽然爱玩了些,但其实有拿捏好分寸,透过小玩笑让这个本丸显得更加有活力。
 
 
特别是被当那双装满希望的金色眼睛看着的时候,就会觉得他值得最好的。
 
 
烛台切光忠先将衣服送洗後再去准备餐点,结果才刚从鹤丸国永那里拿到被换下来的衣服,正准备起身离开的他差点撞到了人。
 
 
「鹤回来了?」
 
 
「嗯,刚换下衣服,现在在房间里休息。」烛切台光忠微抬下巴,示意着紧闭起的房门。
 
 
大俱利伽罗点头,走过烛台切光忠,伸手准备开门时停顿了一下,「...我先带他去洗澡,毕竟淋了雨。」
 
 
「好,等你们洗完我再送饭过来。」
 
 
「嗯。」
 
 
大俱利伽罗拉开门,看到鹤丸国永难得乖巧的坐在桌前写着这次的出阵报告。他走过去拍拍对方的头顶,另一只手抽走了正在写字的笔,「这个等等再写,你先去洗澡。」
 
 
「是伽罗酱啊,那要和我一起吗?一起洗吧!今天的佃当番很累的对吧!」
 
 
「嗯。」
 
 
鹤丸国永闻言扬起了一抹坏笑,兴奋的翻箱倒柜,掏出一瓶未开封的沐浴乳,看到粉红色的瓶身时,大俱利伽罗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锵锵!草莓味的沐浴乳!」
 
 
「…我是绝对不会用那个的。」
 
 
不,既然已经被拿出来了,那麽现在说什麽都不管用了......
 
 
深知鹤的习性的大俱利伽罗妥协道。
 
 
「……我去叫光忠......」
 
 
「好呦!」
 
 
「话说,伽罗酱...」
 
 
「嗯?」
 
 
「如果说我想一个人出阵...」
 
 
 
*
鹤丸在确认第一部队离开後才起身,因为没有任何的遮蔽物,只能任凭雨水在打身上,衣服老早就湿的不能再湿了。
 
 
原本兴奋的心情消失的无影无踪,他需要尽快早个地方躲雨。
 
 
白虎妈妈那里看来是去不成了...
 
 
看着雨越下越大,寒冷在恍惚间透过贴在身上的衣服传达进了他的身体,然後顺着血液,涌上了心头。
 
 
从没有过的冷意。这是他第一次觉得雨水是如此的冰凉彻骨。
 
 
握紧了刀身,他听到他说。
 
 
「有点想念...光仔做的饭...呢…」
 
 
 
 
大雨未停。
 
 
平凡-
__________

白鹤:会吃到的

黑鹤是我心头宝!!!要宠他!!!

写了三章了还没看主线剧情茂芽,黑白鹤也还没正式见到面...(捂脸)我到底在做啥?

想开新文但是没脑洞...(难受jpg.

评论 ( 12 )
热度 ( 109 )

© _赤名(移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