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号阝击先生
回归,新号绑定了手机

【刀剑乱舞】一生悬命 02

√刀审
√男审神者
√虐心(?)甜文
√all审,主一期审
√审神者有名字(代号)
但不太会出现在文中
__________

审神者用指尖勾过一丝黑发,轻揉的在手中摩挲,他独自一人跪坐在桌前,闭上双眼,静静的回忆着从前的记忆。

 
曾经的近侍与他的弟弟们的笑容历历在目,彷佛还未分别。
 
 
想起长期的近侍担任都是同个人,惹来了其他刀的抱怨,他微微一笑。
 
 
伸出手,他试图想要靠近他们,但却发现无论他做了什麽,他们之间的距离都毫无变化。
 
 
突然间,四周的场景一变,只剩下一片血红,就在眼前,仅存下来的水蓝色发色的主人也堕入了刀解池。
 
 
猛然睁眼,妄图从恶梦中醒来,审神者粗喘着息,努力地平复着心中不安的躁动。
 
 
其实他已经是第二次任职审神者了。
 
 
在上一个本丸中,他并不是任职期到了才退位的。但是即便他再怎麽悲伤与後悔,属於他的初始的本丸,也永远不会回到他身边。
 
 
彷佛泡沫一样,在豔阳下闪耀着七彩的光芒,然後消失。
 
 
阳光透过窗纸,暖洋洋的光线照亮着近乎整个房间,除了审神者所在的位置以外。
 
 
或许是角度的问题,只有他在地方,无法照到所有直射进来的光线,只能透过点点反射才有一丝丝的光明。
 
 
可是他不在意,也没有因为春季清晨偏冷的气温而改变位置。
 
 
大概是封闭了自我,想要再次进到审神者的内心,是一件对任何人事物,都相当困难的事。
 
 
如今,他被迫又一次的成为了审神者,却不是从头做起,而是接手了别人留下的本丸与刀剑。
 
 
对此他很满意。
 
 
他不愿意重蹈覆辙,所以他选择隐藏起真相,一切只剩下自己知晓。
 
 
他想,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如往常一样的,背负起刀剑们的伤痛,并守口如瓶,尽管他们已经不再是他所认识的那群家伙了。
 
 
天下之宴,那儿有不散的?
 
 
没有。
 
 
那何不如在一开始就不要有所连系?
 
 
一生悬命,他发誓要用尽生命也要保护好的心爱的人。
 
 
审神者抬起手臂,借用宽大的袖袍遮住眼脸,温热的水珠划下,越过脸颊,直直的滴落在膝盖的衣服上。
 
 
现在的他即使是泪流满面了也无人知道。
 
 
他想,他还是第一次觉得,一个人哭泣是多麽孤独的事。
 
 
而面对的曾经的熟人,他也终将无法把委屈诉说给他们听。
 
 
他只要,负责守护就好。
 
 
在本丸能自主运转的情况下,他反而閒适了下来,审神者抹乾了脸上的泪水,重回到尚未收起来的棉被中躺下。
 
 
他紧闭双眼,努力的克服着心中的梦魇,并在心中由衷的祈祷着,能与他所思念之人在梦中相遇。
 
 
可惜,事与愿违。
 
 
*
 
一期一振正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看着手中的购物单,另一只手牵着博多,防止自家弟弟一眨眼就被其他新奇的事物吸引走。
 
 
一群付丧神走在路上不稀奇,但是没有审神者在,就是难得一见的场景了,现在路上的审神者与付丧神们的视线大多都聚集在他们身上。
 
 
不过一期一振没有时间分心。
 
 
「还有不少东西要买,各位,我们需要加快脚步了。」
 
 
「喔!」
 
 
一期一振此时却注意到了不远处商店里的橱窗中的飾品,但他没有因此停留。
 
 
*

第一部队正面临着第二次的检非违使,他们咬紧牙关,忍着身体上的疼痛,拼命的抵挡着敌人的猛攻。
 
 
但就在接近中伤的时候,付丧神体内与审神者的契约化作图腾浮出,如纹身一样的印在皮肤上。
 
 
然後随着金光闪烁,一股股力量涌现,修复着身体上所有的伤口,就连疲累感都消退不少。
 
 
奇异的现象让刀剑们讶异,互相对视一眼,众人轻松的举起手中的利刃,奋力的斩向敌军。
 
 
旧的伤口消失殆尽,而且在被划伤之时,所有的攻击都无法对付丧神造成伤害。
 
 
*

这下审神者彻底的睡不着了,他紧握着胸口的水色项链,疼痛剧烈到呻吟声忍不住的脱口而出。
 
 
「呜…...」
 
 
那些原本出现在付丧神身上的伤口,交叠着出现在审神者身上,鲜血直流,腥红染上了白色的床单。
 
 
「……好、痛啊......」
 
 
审神者勉强的运转灵力,使用权限封闭了整个寝室,只剩下自己独自一人去面对那剧烈的疼痛。
 
 
*
 
直到太阳准备西下,出阵的部队才一一归来,还是难得的全员无伤,而在第一部队回归本丸的同时,一期一振也回来了。
 
 
放好购置的物品,一期一振让药研负责打理剩下的事情,动身来到骚动的大厅。
 
 
「——真的超神奇的呀!」鹤丸国永激动的手舞足蹈,向其他人说着他们的奇遇。
 
 
「检非伪使的刀突然刺过来,当时我正架着另一振敌刀,其他人也没有办法支援我,我以为我躲不过了,结果——」
 
 
「什麽事都没有!!」
 
 
鹤丸国永拉开遮住腰部的衣服,指着自己的腹部来回笔画,彷佛真有其事。
 
 
「哇!」
 
 
看着自家弟弟们默契的一起发出了惊叹声,一期一振叹气,「鹤丸殿,请不要戏弄他们。」
 
 
鹤丸国永瞪大眼睛,颇为受伤的说:「一期居然不相信我吗?我说的都是真的啊!不然你问三日月!」
 
 
「伤口消失什麽的很难相信啊…...三日月殿?」一期一振转头看向坐在一边喝着茶的三日月,却得到了对方点头附议。
 
 
「……欸!?」
 
 
__________
 
 
✩一生悬命,又做一所悬命,意思是人的一生坚持且专注,用生命在守护自己所看重的东西。
 
 
忍不住码了第二章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新文当然要双更(喂
不过那麽晚了大家都睡了...吧?
私设多到炸,各位喜不喜欢———?
ps超喜欢一生悬命的意思啊啊啊啊:)
加更了大家是不是要给我打call了呢ww(好害羞)

一悬真的很萌很温柔哟!(比心)

(悄咪咪的推一下我的黑白鹤文...)

评论 ( 35 )
热度 ( 90 )

© _赤名(移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