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号阝击先生
回归,新号绑定了手机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06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黑白双鹤主场
√为我的愚蠢向光忠爸爸认错(跪)

__________

黑鹤不动声色的抽出腰间的刀,连同刀鞘一起,单脚向前一个跨步,毫不留情地朝白鹤挥去。
 
 
就算刀未出鞘,被击中时也会令人疼痛不已,但即使如此,白鹤却刻意的没有躲开这一击,一步未退,眼睁睁地放任着刀鞘重重地打在他的腹部上。
 
 
「哇啊好痛!」
 
 
白鹤哀号,面色痛苦地将双手交叠在肚子上,顺着冲击的力道往后退了几步,还不忘护着手上提着的便当,就这样一屁股坐到地上,白衣沾染上了一大片的泥土。
 
 
见状,黑鹤将本体收回,双手盘胸,挑着眉看着白鹤。
 
 
他可不知道他会弱到连这种普通到极点的攻击都躲不过了。
 
 
「糟糕,这样又要麻烦歌仙了...啊嘶痛痛痛痛痛。」白鹤不轻不重地揉着被重击的腹部,试图减轻一些疼痛。
 
 
就你戏多,黑鹤撇嘴。
 
 
偷偷地瞥了一眼黑鹤,见对方态度丝毫没有软化,白鹤在心中叹了口气,自己默默的站起身,拍开身上因为跌倒而所造成的尘土,他勘酌了一下语言,开口。
 
 
「我说啊......」
 
 
「你的目的是什么?」黑鹤打断白鹤的话说道。
 
 
白鹤摊了摊手,眨着眼一脸无辜甚至还带着委屈的表示自己没有恶意,这次他没有再试图靠近黑鹤,给予双方一个可以算上安全的距离。
 
 
「我没有恶意啊,只是想来看看你是谁。」白鹤说。
 
 
「那么看够了就滚回去…...不,还是杀了你解决后患好了。」说着,黑鹤拔刀,隐含着血色的本体刀指向白鹤,然后身体微微向下压,杀意铺天盖地的一拥而上,彷佛战斗一触即发。
 
 
「等等等,如果你真心想要跟我打的话,早在一见面就给我一刀了啊,我们不如坐下来聊聊天讲讲心事……」
 
 
「可是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
 
 
黑鹤箭步上前,金色的链条互相敲击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一息间就来到了白鹤面前。瞳孔如野兽般竖起,杀气中含着隐约的恶意,暗堕的气息笼罩着白鹤。
 
 
时间在哪刹那间有了停留,利刃刺入身体的撕裂声清晰的在耳边响起,散发着刺鼻恶臭的血液溅上白鹤的脸颊,黑色如鬼魅的身影占领着整个视线。
 
 
明明更像是恶鬼降临,但此时此刻,他感觉他的心神已经被对方霸道的一口吞食,甚至还在他内心深处圈了一块地插上自己的旗,正大光明的在那里占地为王。
 
 
白鹤顺着刀刃看去,时间溯行军竟然举着刀出现在他的背后,而他却完全没有发觉到任何不对。
 
 
这下他也不得不严肃起来,黑鹤身上的谜团又多出了不少,除了暗堕的原因令人好奇以外,他大概还知道了不少鲜为人知的秘密。
 
 
「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我也没什么值得你为我停留的,快点回你的本丸吧。」
 
 
黑鹤将刀缓缓的向前推进,然后才收手抽回刀,让敌人的尸体不会压在白鹤身上,而是因此往后倾倒。
 
 
「......鹤......殿......」
 
 
这是白鹤第一次见到没有立即化为灰烬的时间溯行军,也是第一次接触到还留有些许意识能表达确切话语的敌方刀剑。
 
 
倒地后许久,敌军才变成粉尘消散。
 
 
「......怎么一回事?告诉我。」白鹤的眼神流露着不容拒绝。
 
 
「......」
 
 
「同样身为"鹤丸国永",你肯定了知道我会怎么想和会做出什么的。」白鹤说。
 
 
「不...我只了解我自己而已......」黑鹤沉默着甩开刃上的血液,将刀收回刀鞘后直视着白鹤的眼睛,「既然是"鹤丸国永",就别那么快就下定决心啊,有的时候还是要多犹豫一下......」
 
 
白鹤笑道:「我只是相信自己而已。」
 
 
闭上眼,黑鹤移开了视线,转身往山里离去,放慢脚步任由着白鹤跟在自己身后,两人安静的行走在山中。
 
 
厚㭴山很高很广,在其中行走时十分容易迷失方向与时间感,山路永远望不到尽头,最后深陷迷雾之中,再也走不出来的人不在少数。
 
 
日正当中,白鹤不知道他们走了多久,只能靠着太阳的移动推测时间,而现在已经接近中午了,但是在前头领路的黑鹤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那个......」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噜噜噜———
 
 
突如其来的巨大声音响彻了山林。
 
 
走在前面的黑鹤顿了顿,回过头看着正尴尬的白鹤,然后又抬头望天,双眼对上空中毫无屏蔽的烈日。
 
 
「傻瓜吗,别随随便便的就直视太阳啊!这是在哪里养成的坏习惯啊?」
 
 
视线被一只大手遮住,黑鹤缓了缓突然转变的光线,移开了白鹤的手。
 
 
「先找个地方休息吧…...别浪费光仔的便当了。」
 
 
借着对地形的熟悉,黑鹤带着白鹤来到了一块小小的空地,阳光洒落,湿气已经被蒸发殆尽,碧绿盎然的青草覆盖着整块地,大大小小的石头点缀在上,若不是在厚㭴山,这会是一个很适合远足郊游的地方。
 
 
两人随意的找了块石头坐下,白鹤拿出了一份便当递给黑鹤,而黑鹤也没有客气的接过。
 
 
拿起附带的筷子,带着小小期待的黑鹤打开便当盒的盖子,一个大红爱心的图案覆盖在白饭上,精致的小菜整齐的摆在一旁,肉与菜混合搭配,这营养又好看的做菜方式正是烛台切光忠一贯的风格。
 
 
看着那个大爱心,黑鹤勾起嘴角,笑意在脸上蔓延开来,止都止不住。
 
 
白鹤也跟着笑了出来。
 
 
「快吃快吃,光仔主动为你做的喔!」
 
 
「想也知道。」
 
 
黑鹤眯着眼瞥了白鹤一眼,冷哼了一声就自顾自的吃起便当。
 
 
他自己的劣行他还不懂吗?
 
 
光仔的饭果然是世界级好吃!
 
 
反正白鹤什么的放着不管也能自己玩的很高兴!
 
 
看到白鹤吃了几口饭后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黑鹤也不想给白鹤开口的机会,手中的筷子一指,嚼着饭菜口齿不清的说道。
 
 
「有话等等再说。」
 
 
现在光仔的饭最重要。
 
 
-相遇
__________

睡前来一发哈哈哈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
白鹤日常说话被打断(√)

单身狗码什么七夕贺文,正剧才是实在
不过还是要指路一下隔壁的黑白鹤七夕贺文啧啧→→→

(隐藏任务:400粉就任选一篇文加更)

评论 ( 22 )
热度 ( 112 )

© _赤名(移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