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号阝击先生
回归,新号绑定了手机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09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黑白鹤主场
√断刀注意

__________

一夜无梦。
 
 
相较白鹤一觉到天亮,黑鹤睁着眼到後半夜才睡去,或许是下午睡了太久,又或许是守着谁。
 
 
直到拂晓到来,太阳逐渐升起,明亮的光线穿过层层云海,灑在晨雾上,让山林裹上朦胧,朝气随风四散到各处。
 
 
清早的微风吹进洞穴,带着凉意的日光,黑与白的发丝小小的浮动了一下。
 
 
「嗯…...」白鹤揉着眼坐起身,低头看向窝在他怀中的黑鹤愣神,难怪半夜突然觉得呼吸不顺,不过本能的将人搂进怀里调好位子後反倒是因为温暖而睡得安稳得多。
 
 
能从互相靠着对方睡到一方睡进另一方怀里这种事......好像挺正常的?
 
 
眼看洞外的阳光越来越明亮,白鹤摇醒黑鹤後,一抬头就对上白虎的眼睛,然後两者一前一後的离开。
 
 
虽然太阳升起了,却只能表示厚樫山迎来新的一天,天气状况和往常一样,不见昨日的晴空,所见之处皆是雾茫茫的一片。
 
 
目送白虎隐入浓雾中,白鹤回头正准备回到山洞里时,黑鹤已经走出来了。
 
 
「走吧!」黑鹤伸了个懒腰,越过白鹤,身影被周遭的浓雾包围,微光拂过,恍惚间变得不真实。
 
 
看着这样的场景,白鹤不由自主地害怕突然失去另一个自己,他在黑鹤惊讶的眼神中,几步来到对方身边,紧握住那纤细的手腕。
 
 
金色与红色相遇,回过神的他尴尬的眨着眼,手掌的力道又紧了紧,他心中其实对於自己的行为也有些不明白。
 
 
「...今天又起雾了...你可别把我搞丢了啊…...」
 
 
像是缓和气氛似的,白鹤朝黑鹤笑了笑,脑筋一转,张开手换个方向,两人的手便从握手腕变成了十指紧扣。
 
 
黑鹤瞥了白鹤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甩开手。
 
 
两人牵着手,由黑鹤带路,来到一条小溪旁边,然後顺着小溪往山顶爬。
 
 
「小老虎们,不用管吗?」白鹤回头看着山洞的位置,但视线里只剩一片白茫茫,这让他佩服起能正确领着路的黑鹤。
 
 
「不用担心,牠们现在还在睡,那里是白虎的领地,可别小看野兽啊。」黑鹤头也不回的说。
 
 
走了很久很久,就连肚子响起咕噜声也没有停下脚步,直到黑鹤带着白鹤穿过一道细小且黑暗的山缝後才停下来。
 
 
「到了。」
 
 
白鹤正拍着经过山缝时沾上衣服的脏污,听到黑鹤的话才抬头,入眼的是一块破烂不堪的空地,阳光只能透过岩中的缝隙照进,与外面的草地相比,这里寸草不生,地上满是武器造成的划痕,有深有浅,不过却没看到血迹,整个空地上只有散在中央的一片碎片。
 
 
「这是......?!」
 
 
刀片的周围充斥着暗堕的气息,并没有因为碎刀而消散,甚至还好好的附在刀身,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个保护圈,隔绝了与外界的所有接触。
 
 
仅存的刀片是刀剑的尖端,长度约与手指差不多,不过暗堕後导致刀身被黑暗环绕而看不清是谁的本体,白鹤扭头看向黑鹤。
 
 
「是三日月的。」黑鹤松开与白鹤紧握的手,但白鹤却没有放开,依然紧紧的握住他,「我一开始是想带你来这里,然後随便编个可怕的理由,比如暗堕失去理智或是乱杀同伴之类的把你吓走,可是你却提前告诉我会坚持留在这里,这样即使是我也没办法再演下去。」
 
 
「......居然想要敷衍我…...」白鹤抱怨。
 
 
「当然,不过看你那麽坚持,我就改变主义了。」黑鹤继续说着,「这振三日月宗近和我来自同一个本丸,当时我要开启时空隧道逃离本丸时,时之政府与时间溯行军都追在我身後,危险之际,是三日月帮了我,等我一回过神,我与断掉了的他便一起出现在这里了。」
 
 
「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我还很茫然,对於陌生的环境不敢走太远,加上三日月开始暗堕後无法掩饰刀上面的气息会使我无法隐息融入森林,所以我在这里待上了好几天,却始终没见到有追兵到来。」
 
 
「可是这里实在太荒凉了,而且三日月暗堕後所产生的能量越来越重,我担心自己受影响後失去理智,就离开了。」
 
 
「不过,至今我也不解,为什麽明明断掉了,他却没有消失,甚至还暗堕了。」
 
 
「...所以说,三日月不是先暗堕才断掉的?!」白鹤问。
 
 
「对,所以我在想,这或许代表着还有机会修好他......」
 
 
「而你或许就是那个机会。」
  
 
黑鹤上前,捡起地上的碎片,撕下自己衣服的一部分包裹好後,拿到白鹤面前。
 
 
「嗯?」
 
 
「我想说,你回去的时候也请将他一起带走吧!如果可以的话,拜托净化并修好他,来自其他本丸的刀剑是可以显现的,顺利能现形的话,请务必接纳他。」
 
 
白鹤看着黑鹤许久,叹了口气後接过,小心翼翼的收进怀中。
 
 
「不,我只负责保管啊,後面那些听起来就超麻烦的事你自己去做去。」看上去那麽在乎他,让我都有点讨厌这振不认识的三日月了。
 
 
「...嗯,谢了......」
 
 
黑鹤放松了似的勾起嘴角,握回白鹤的手,整个人少了不少的沉重感。
 
 
这段时间的辛劳与委屈在遇到白鹤後都减轻了,他的希望有了地方可以寄托,这让他心中还多出了一点点的渴望。
 
 
逃跑後,时之政府想要销毁他、时间溯行军想要拉拢他,双方追着他不得不东躲西藏,还要担心被其他审神者发现上报,所以日日夜夜都要保持警惕。
 
 
没有个安稳的环境,加上要控制自己暗堕後的心态,要不是还要这断掉後仍没有消失的三日月存在,他都想放弃继续过这种日子。
 
 
现在的他才算是真正的自由了吧。
 
 
白鹤察觉到黑鹤与他交握的手越收越紧,奇怪的看过去後就见到那双赤瞳闪烁着诡谲的光芒,被黑鹤压抑在体内的黑暗气息也渐渐浮现。
 
 
「喂...!」白鹤担忧地喊了一声。
 
 
「别担心,这才是真正的我啊。」
 
 
 
敌人-
__________

正剧正剧正剧哈哈哈我爱正剧向

这章好像写得有点乱,之後可能会改改,因为所有的後续发展都只存在我的脑袋里......有bug的话就麻烦提醒我一下......
不过要相信我是亲妈!真的!
现在的剧情如脱肛的野马...

隔壁有投票,记得点我头像进去投票喔!

最近一直在思考着大概要多久才会完结掉这篇......嗯貌似时间不会短
至於攻受问题,本文清水,你们各自站吧......
努力的攻受无差......不过我也想知道你们站什麽

评论 ( 12 )
热度 ( 87 )

© _赤名(移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