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号阝击先生
回归,新号绑定了手机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11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黑白鹤主场
√暗堕敌刀出场注意

__________

意外总是特别多。
 
 
「很狼狈啊,今剑。」
 
 
黑洞再次出现,但这次的却比上次的大得多。周遭的空间被扭曲,形成一圈一圈漩涡状的黑色波纹,撕裂着这个时空。
 
 
白鹤上前站到黑鹤身旁,手握着刀柄,双眼直视着黑洞,只要一有状况就能拔刀挡下。
 
 
「...闭、嘴...药研......」十指连心,今剑忍着手被穿透的痛苦,艰难的开口。
 
 
药研藤四郎跨出黑洞,短刀早已出鞘,他没有理会今剑,笑着站在白鹤的对面,对黑鹤伸出手比出了邀约的动作,「我们的大将说了,让我们务必请您到我们那里做客。」
 
 
怎麽看都不怀好意啊!谁会去啊?
 
 
黑鹤躲在白鹤身後偷偷撇嘴,抽出太刀在今剑身上多戳了几个窟窿,直到对方呈现重伤状态而动弹不得後才起身与白鹤并肩。
 
 
药研漠视今剑,紧盯着黑鹤等待他的答覆,态度冷漠到令人心寒。
 
 
「如果我说,不去呢?」黑鹤歪头纯然的微笑。
 
 
「那就不能怪我了。」药研收回手,指尖打了个响指,他身後没有消失的黑洞又扩大几分,接着两位暗堕的短刀踏上了这片土地。
 
 
极化的乱藤四郎与信浓藤四郎站到了药研身後。
 
 
真糟糕。
 
 
三对二......黑鹤咬牙苦思对策。
 
 
对面的乱和药研动了,凭藉着极化短刀的优势瞬间来到黑白两人面前,手中的刀快的令人还无法反应过来就已经刺入体内。
 
 
「呜…...」
 
 
白鹤口中吐出鲜血,短刀刺入身体所带来的疼痛使他在刀刃抽出後半跪在地。
 
 
「解决一个碍事的。」
 
 
乱甩开本体上的鲜血,却意外的被一振太刀刺穿腹部,他讶异的回过头。
 
 
「别小看我啊!」白鹤抹去嘴边的血痕,一手撑地,另一只手反手持着刀,刀身从腰边穿出,黑色的血液顺着刀刃流下,他嘲讽的看着乱。
 
 
「有点意思......」乱後退几步将体内的刀退出,等到双方站定後,情势一触即发。
 
 
黑鹤和白鹤被分开了。
 
 
另一边,药研抽刀後攻向黑鹤,信浓藉机带回今剑。
 
 
「我会让你乖乖跟我回去的。」

「有种你就试试啊!」
 
 
黑鹤嗤笑,挡下药研的短刀,不料药研快速回身,在他还来不及挡下时对着他猛攻,衣服瞬间被划破好几道。
 
 
安置好今剑的信浓也没有拖沓,短刀向黑鹤背後袭来。
 
 
黑鹤侧身向後一踹,准确的踢开了信浓,另一只手用刀鞘戳开药研,免除了原先腹背受敌的困境。
 
 
「喂喂,二对一?」
 
 
黑鹤讽刺的笑了笑,毫不苟同这做法,後来的药研等人不只是极化,等级上还比今剑高出不少,他只能庆幸没有在晚上遇到他们。
 
 
白鹤那里的状况也不好,黑鹤咬牙闪过夹击,与白鹤背靠背持刀对着另外三人。
 
 
「你找到机会赶快回去!」黑鹤与白鹤默契的交换位置,替对方挡下来自死角的攻击。
 
 
「我一离开你分分钟就被带走了!」白鹤挥着刀,语气不容拒绝,但攻击却被敌短的高机动躲过,他绞尽脑汁开口:「我们一个一个打退他们。」
 
 
「......好。」
 
 
两振刀调整好呼吸,目标一致,心跳一致,动作一致,举手投足间不需要语言也不需要眼神,不论是对方的想法还是步伐,他们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双方来来回回,拼命地攻击对方,灑落在地上的血液越来越多。
 
 
僵持不下好一阵子,黑鹤抬脚踢高了尘土,白鹤迅速的补上一刀,让药研倒下。
 
 
剩,二对二。
 
 
白鹤喘着气,担忧的看着黑鹤,虽然他自己也没有多好,但是在危急时刻,对方帮他挡下了几刀,黑衣看不清楚伤势,但是血腥味逐渐变浓。
 
 
肯定中伤了。

他现在是轻伤偏中伤,而黑鹤则是中伤濒临重伤。
 
 
白鹤紧握住手上的刀,心中默念好几声烛台切的名字,只望对方知晓後能动作快一些。
 
 
「药研重伤了。信浓,我开始有点不耐烦了。」乱向身旁的暗堕刀说道,手上挥刀的速度加快。
 
 
「好巧呢,我也是。」信浓笑说。
 
 
信浓微微助跑,在白鹤挡下自己的刀後,使力跃起,借力从白鹤上方越过,然後手中的短刀脱出,射向背对着他的黑鹤。
 
 
「小心!!」

来不及了。
 
 
白鹤眼睁睁的看着短刀从黑鹤的後心刺入,鲜血不要命的四处喷溅,黑鹤痛的手一松,面前的乱趁势将本体刺入黑鹤腹部。
 
 
「看见了喔!心脏!!」落地後,信浓兴奋的喊着。
 
 
乱抽刀,一把接住了无力的黑鹤,看都不看立在一边不动了的白鹤,转身准备离去。
 
 
这时,烛台切的本体刀在白鹤手中发出了嗡鸣。
 
 
来了......

现在只剩下这个最下策了!
 
 
白鹤向前冲刺,一眨眼来到了乱的眼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斩向——黑鹤。
 
 
「什……?!」
 
 
在乱与信浓的讶异下,重伤的黑鹤变回刀样被白鹤接过,而白鹤手中的刀化为光点消失。
 
 
刀被召唤回去了,回到本丸里的烛台切手中。
 
 
白鹤将黑鹤收回刀鞘後紧握在手中,启动了回城的令牌。
 
 
传送阵快速的在天上成形,白鹤的身影连同黑鹤的本体消失在厚樫山。
 
 
「可恶!」

 
 
本丸-
__________

回本丸啦!

评论 ( 15 )
热度 ( 86 )

© _赤名(移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