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号阝击先生
回归,新号绑定了手机

【太中】与世界诀别 01

本文又名—
  中原中也争夺战
黑时宰&武侦宰X中原中也
结局HE,请放心食用

平行世界的黑宰会加上[ ]方便阅读。
扫雷:平行中也会复活。

01

中原中也死了。
 
02

让人闻风丧胆的双黑一如往常的出任务,并顺利的剿灭了敌方组织的大本营——实力碾压。

但是计划永远跟不上变化。

倒在两人脚边的敌人满身是血,凭借着意志力向两人连开了几枪,在突如其来的近距离攻击下,没时间佩服对方,中也下意识地反身将他的搭挡揽进怀里,挡下了数颗子弹,当场重伤昏迷,手术后宣告不治。

为什么子弹能射中重力操使的中原中也?

答案就在上一句话。

——因为太宰治被他的搭挡揽进怀里。

干这一行的都知道,人间失格,是一种能让他人的能力在接触后无效化的超级外掛型异能。
而拥有者是—太宰治。

然而,这是个被动的异能。

太宰只记得当时的他茫然地抱着中也滑坐在地,温热的血液流淌着,眼前一片血红。
 
03

有人说,中原中也是因为太宰治而死的。

的确,这点连太宰本人都无法反驳。

令人惋惜的是,他死在刚与爱人确立关系后没多久。

无名指上的戒指还没有机会黯淡就要被埋葬了。

黑手党失去一个强而有力的异能者,属下们不会责怪太宰,森鸥外不会,爱丽丝不会,红叶也不会,但是太宰治会。

所以他的好友织田作之助也阻止不了他的离开,坂口安吾就更不用说了。

黑手党平静的过了几天,在中原中也死后的某一天,太宰治消失了。

带走了戒指、手机与些许的金钱和一把防身用手枪,在他名下的私人别墅里人间蒸发了。

接到这个消息的森鸥外向一旁的红叶点点头,顺手拨了一通电话出去,意外的没有为这可能是叛逃的行为发出悬赏。
 
04

就这样,
[太宰治]遇到了太宰治。
 
05

临近黄昏,中岛敦提着好几袋的购物袋,艰难的走在路上。正当他走上桥,眼角的余光瞄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桥下顺着水流漂过。

“太宰先生?!”

乖巧懂事的白虎熟练地安置好手中的购物袋后,熟练地跳进河里,熟练地打捞起爱好自杀的上司,熟练地扛着人回到侦探社。

原以为又一次成功救回作死的自杀惯犯的白虎在看到帮他开门的人与他肩上扛的人长得一模一样的时候,吓得虎毛都炸起来了。

握草!

如果说这边这个才是太宰先生,那么他带回来的人又是谁!?

还没来得及问小老虎捡了什么回来的太宰,看到那件黑色大衣也是一愣。

居然跟几年前他亲手烧了的那件一模一样,谁的品味和森鸥外一样......

当然是[森鸥外]啊!

喀嚓——
手枪上膛的声音。

太宰眼神一凛,快速的与中岛敦拉开距离,突发事件让侦探社里的人都严肃起来,所有人警惕的看着声音的来源。

中岛敦绷紧神经,想要化身白虎时,一只缠着绷带的手伸到中岛敦的面前,搭上了他另一边的肩膀,强制停止了他的异能发动。

“虽然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也不知道你们是谁。”

手枪轻碰上中岛敦的脑袋,使力撑起身,转头望向众人笑道:“但是能麻烦给我一点吃的吗?”

咕噜咕噜噜——

太宰帅不过三秒治。
 
06

“初次见面,我叫太宰治,18岁超优质好青年,不过遗憾的是已经有家室的人了喔!”

年轻的黑手党干部坐在沙发上,脱去厚重的黑色大衣,像饿鬼一样的疯狂往嘴里塞食物,无名指上的银戒闪瞎了单身狗的眼。

侦探社里多数的单身狗突然心情无比复杂的想揍宰。

但太宰摊手,一脸无辜的表示自己也是单身。

扯多了。

虽然不久前侦探社已经知道太宰的前一份工作是黑手党,也见过黑手党大boss了,但对于这个事实还是难以置信的。

社长不在,乱步慵懒的玩着手中的弹珠;与谢野翘脚直直的看着[太宰];国木田推着眼镜,没发现他拿反了他的理想;宫野贤治乖乖的坐在座位上吃着布丁;中岛敦悄悄瞥了[太宰]几眼,全然不知他喝下了刚泡好的热茶。

大家既好奇又不敢靠太近,只能努力瞪大眼睛观察,眼前的这个[太宰]有一眼被绷带裹着,穿着得体的西装和黑色大衣,全身上下只剩半边脸和双手裸露在外,虽然看上去的确比他们这的太宰稚嫩的多,但不笑的模样要多正经有多正经,可说是非常的人模人样。

一个既轻浮又不稳重,整天除了自杀就是找麻烦的男人究竟是如何当上黑手党干部的?

套在不太靠谱的太宰先生身上,不论是他的伙伴国木田还是他的后辈中岛敦都表示想像不能。

不过,现在的太宰22岁,减掉18等于4,而四年前的太宰还没加入武装侦探社......

也就是说,他们眼前的这个[太宰治],来自黑手党时期,讲真,明明年纪小怎么感觉可靠多了。

看到同事们看完后还肯定什么一样的点头,太宰抽了抽嘴角,你们可别被那家伙骗了......

不过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

“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07

太宰坐在转椅上转圈,把玩着刚没收来的手枪,手指细细的摸索着枪托上刻着的字。

中—也—

太宰玩味的笑了。

他可不记得以前有过这把枪,更不记得他曾经有过“家室”。

这并不是他所经历过的“历史”,难道说是来自平行世界吗?

只要发生了一点微小的不同,就会从中分化出另一个走着不同的结局的新世界......

“我的目的?”[太宰]放下碗筷,似笑非笑的看着太宰治说:“也是说不上目的,我只想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

不过此时话未说完,侦探社的门被敲响了。

进来的是一个带着孩子的青年。

哦!有工作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从[太宰]身上移开,太宰换了个位置坐到[太宰]旁边,双眼看着国木田和委托人谈话,嘴上却接着上一个未完的话题。

“你想问什么?”

两人的距离缩短,交谈的声音也压低不少,[太宰]没被绷带遮住的那只眼睛弯了弯,没由来的问道:“中也现在还在黑手党吧?”

“当然。”

得到了自己要的答案,[太宰]微微舒了口气,没注意太宰治略有深意的一瞥,他伸手非常自然的将手枪拿回来,放松自己躺在沙发上,对着一旁的太宰感慨:“你叛离了黑手党还能平安无事真是令人惊讶,不说森先生与红叶大姐,中也他居然没把你打残吗?”

“哼哼哼,你难道不信任自己的能耐吗?我们可是从一言不合就揍人的中也手下完好的活到现在喔!”太宰手托着下巴。

“我可不认同你的说法。”[太宰]抛出了一个核弹,“不是不信任的问题,我只是无法想像只能依靠左右手渡过了整整四年的日子!”这一炮炸得太宰晕头转向,他一点都不明白叛离跟左右手有什么关联。

......

......不,不是吧?!另一个世界的太宰治居然和中原中也在一起了吗?!

那个世界偏差的有点大,太宰有些消息接受不能。

一想到他和蛞蝓光溜溜的躺在床上,蓝色的眼睛漫上水雾,娇小的身躯不安的扭动着,手指划过细腰,抚上那堪称艺术的腿......

好像没什么不可以的?

太宰吓得猛摇头甩掉脑子里的不纯洁画面,双手搓着绷带下冒起鸡皮疙瘩。

虽然他知道中也在私下被人称呼为黑手党之花......

“但我可一点都不记得我与那只蛞蝓的感情有那么好过啊。”

双黑感情不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加上那匪夷所思的默契,没人能搞懂他们怎么在互相讨厌的情况下互相信任。

而答案也只有当事人会知道。

太宰撇嘴,跟那只黑漆漆的小矮人在一起还不如去找美丽的小姐姐们殉情。

虽然问了几百位小姐姐都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即使如此太宰仍表示,他是不会放弃殉情。

“看的出来,我也没办法想像中也不跟我在一起的情况——比如你。”[太宰]玩笑似的说道:“其实我这个人挺贪心的,既然你不要,那我就把他带走好了。”

语毕他还低声笑了笑,但那轻浮的语气却令太宰垮下脸,因为两人都知道,刚刚的那句话,说的不能再真了。

“虽然我讨厌中也,可这并不代表你能带走他,他可不属于你。”

太宰皱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爽,但是直觉就是告诉他绝对不能让中也被带走——自己的蛞蝓只有自己能欺负。

脱离了黑手党后的太宰表面虽然白了一点,可那深到骨子里的黑还是依旧完好存在的。

不然当初是谁将部下调教得连忠犬都无法比拟。

不过对于中原中也的去留,两人丝毫没有想要问本人意见的意思。

“同样,也不属于你。”[太宰治]假笑。

“居然特意到这个世界来抢人,说明了是你没有护好那里的中也......”太宰同样假笑的说出自己的猜测。

“这点你没资格说我吧?”

[太宰]与太宰不约而同的向对方勾起了宰式嘲讽笑,仔细看那嘴角的弧度和高度,绝对一模一样。

中岛敦用他一个月的薪水起誓。

只是来叫人的中岛敦突然觉得两位太宰先生之间弥漫着很浓很浓的火药味,他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开口:“太宰先生,国木田先生有事找您。”

两个太宰同时看向白虎,双目深不可测,虽然带着笑容,中岛敦还是觉得有点冷。

难道是虎皮被[太宰先生]人间失格了一下后连保暖都不行了吗?

太天真了,小老虎。
 
08

太宰治离开沙发后,[太宰]从怀中掏出了手机,按下快拨键,一通电话顺利的拨了出去。

而中岛敦用他的虎眼,清楚的看到屏幕上显示着——“亲爱的蛞蝓”。

虽然不知道[太宰先生]要做什么,但野兽的直觉告诉他——要完。

tbc
__________

太中最近的热度降了不少呢

评论 ( 13 )
热度 ( 91 )

© _赤名(移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