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号阝击先生
回归,新号绑定了手机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13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黑白鹤主场
√如果有虫,之后会改的,请忽视牠。

__________

白鹤一身香味的来到了他的新房间,他手上托着用黑布包着的暗堕刀碎片。
 
 
白鹤空出一只手拉开房门,他的生活用品已经被好好地摆在一边了,守在黑鹤身边的烛台切光忠见到白鹤后起身拍拍他的肩膀便离开了,体贴地将空间留给了两人。
 
 
黑鹤还没醒来,但是没了那一身的伤倒是让眉头不再紧皱。白鹤来到黑鹤身边盘腿坐下,撑着下巴静静地看着黑鹤的睡颜,包裹刀片的布料已经摊开在腿边,暗堕的气息因为进到这个本丸而消退不少。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白鹤一动也不动得杵在那里,回过神后才看到烛台切光忠准备好给黑鹤擦拭脸部的水与毛巾。
 
 
可惜发现的太晚,原先温热的水已经冷却。
 
 
白鹤歪头想了想,拾起碎刀片往水盆里放,小心地将上面的脏污清洗干净后,改用一条白色的手帕将它包起,小巧可爱的蝴蝶结在他手下诞生。
 
 
其实他心里也没什幺底气,他希望黑鹤能被众人接纳,并拥有一个美好的家,但是同时又害怕着众人会对黑鹤产生隔阂或不愿意接受。
 
 
毕竟就连他自己都没法好好地了解黑鹤的过去,这样他又该如何劝导别人给予出信任呢?
 
 
厚㭴山与本丸之间有着些许的时差,原先估计才只到中午的太阳在此时却已经准备下山,橙色的夕阳撒落,将鹤偏白的染上了鲜活。
 
 
环视了周围一圈,想说趁着这段时间整理一下房间的白鹤刚施力准备站起身时,就被一只手扯住了衣袖。
 
 
白鹤回头一看,果然黑鹤正睁着迷糊的双眼望着他。
 
 
——你要去哪里?
 
 
白鹤读出黑鹤未说出口的想法,他无奈一笑,温柔的回握住黑鹤的手说:「我去收拾一下东西,等等我们再一起去吃饭,好吗?」
 
 
黑鹤默默地将手放开,缩回被窝中,他看着白鹤拿着一样又一样的东西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许久后才回过神坐起身。
 
 
「可以帮我拿些热水和衣服过来吗?我想擦一下身体。」黑鹤看了一眼床边的水盆,转头对背对着他的白鹤说道。他身上虽说不会到很脏乱,但是有些干掉的血迹和泥土让他很不舒服。
 
 
「好。」白鹤没有回头,看不见他的表情就直接离开了房间。
 
 
直到门被拉上,房间里剩下黑鹤一个人后,黑鹤拿起了自己的本体刀一看ㄞ,果然刀柄上绑着一条红绳,而且绑法还是诡异的龟甲缚。
 
 
早在被白鹤砍了一刀时,黑鹤便知道了白鹤的打算,所以他对他会在温暖的被窝中醒来并不意外,对他有,身上有了新的契约也不意外,但他真的没猜到契约绳的绑法居然是龟甲缚!!
 
 
这是这座本丸的审神者的癖好吗?!难道他又入了虎口吗?!
 
 
还好契约绳只会显现在本体上,不然被人看到自己的衣服下是龟甲缚......啊......完全不敢想像。
 
 
将刀放回原处,黑鹤这才注意到他的枕边装着什幺的手帕。看着这大小,手帕里的东西黑鹤大概知道了,是三日月本体刀的碎片。
 
 
他没有伸手去触碰,只是静静的看着,虽然他知道着不少的秘密,但是对于这片碎片为什幺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的问题,他也完全想不出来。
 
 
黑鹤皱着眉,心底的不安让他心神不宁,不知下一步改如何是好。
 
 
「我回来了。」
 
 
白鹤用脚尖勾开了房门,捧着盛满热水的大木桶和两条干净的毛巾。
 
 
「超级重的呀啊!!」
 
 
黑鹤呆愣着看著白鹤将木桶放下,热气迷蒙地使得白鹤的长相仿佛在云雾之中一样飘渺。
 
 
「不是我说啊......这有点......」
 
 
「是俱利酱准备的啦!」白鹤揉着酸痛的手臂,搬着那么重的一大盆的水真是超累超辛苦的,他对黑鹤说明:「刚刚在路上遇到了俱利酱,结果他一听到我要帮你提热水,就说要一起去,还提议说准备大桶一点的更好,想不到水一烧完他就被小乌丸大人叫走了,说是主上有事找他什么的,我也不能拦他啊。」
 
 
白鹤说着说着,转身在衣柜里翻找,然后拿出了一件他的衣服。
 
 
「好在当初准备的不是移动式豪华个人浴桶,不然我就真的没办法了。」
 
 
豪华个人浴桶...?!
 
 
那是什么鬼?!
 
 
黑鹤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惊吓,难道我以前的本丸不是本丸?还是说,这里的审神者其实是某个官二代?
 
 
「还愣在那儿做什么?别浪费我辛辛苦苦搬来的热水啊!」
 
 
白鹤一把抓过黑鹤,三两下把黑鹤脱了个干净,顺手往对方腋下一插,干脆俐落地将黑鹤捞进了热水桶里。
 
 
「好烫!」
 
 
突然接触到热水,黑鹤吓得爬拉著白鹤努力往上蹦,水花四溅,连白鹤的衣服都湿了一大片。直到适应了水温之后黑鹤才放松力道,慢慢地就着对方的手沉进水池。
 
 
「啊!都怪你乱动,连我的衣服湿答答的了!」白鹤指着他裤裆前的一片湿润说道。
 
 
「哈?才不关我的事呢!不是你自己憋不住所以才尿了的吗?!多大的人啊!」黑鹤趴在浴桶的边缘上嘲讽道。
 
 
「谁会尿裤子啊?!」白鹤怒,他从日用品中翻出之前用过的沐浴乳,奋力的砸向黑鹤,而黑鹤早警戒着他的动作,挡下了白鹤的沐浴乳攻击。
 
 
「好痛。啊,我的手好痛。已经痛到不能洗香香了啊,给我负责啊你这负心汉。」黑鹤举高着手,假声说。
 
 
「好歹别用这种捧读的语气说话啊浑蛋!」
 
 
白鹤抽走沐浴乳,泄愤似的挤了一堆抹上黑鹤的头发,然后多用了几分力道搓揉着黑色的发丝,不理会黑鹤的哀号声。
 
 
不久,粉色带着草莓香味的泡泡就满头都是了,白鹤这才放松了力道,变成轻柔的按摩着。
 
 
「不过,这不是洗澡的吗?你怎么拿来洗头了?」黑鹤仰着头说。
 
 
「无所谓吧?而且这个很香啊!没拿榴梿味的就知足吧!」白鹤捞水开始冲泡沫。
 
 
「啊!进到眼睛里了!」
 
 
「自己处理!」
 
 
「啊,眼睛好痛,这下子连身体都无法自己洗了啊好痛啊。」
 
 
「......身体给我自己洗啊浑蛋!等等还要去吃饭啊动作快点!」
 
 
「好好好,是的长官遵命长官!」
 
 
「……」
 
 
「……真的不能顺便帮我洗吗?我真的懒的动了。」
 
 
「……」
 
 
__________

可惜没如愿的让龟甲缚出现在人体上

真的出现了的话黑鹤大概会羞耻到气哭的哈哈哈

评论 ( 12 )
热度 ( 92 )

© _赤名(移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