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号阝击先生
回归,新号绑定了手机

【刀剑乱舞】黑与白 01

此文为[黑鹤今天也很乖巧]的修文
清水长篇正剧
结局全员HE
私设多
有暗堕刀剑

主CP:白鹤X黑鹤

 

__如不接受请右上角离开__

 

-第一章 乌云渐聚-

 

情感与自由、信任与背叛,永远相伴而生。天空再怎么宽阔包容,也有被暗云垄罩、雷声响彻之时;历史再怎么渊远流长,也藏着黑暗残忍的一面。

 

更何况只是一振微不足道的刀剑付丧神?

 

一振暗堕的刀剑付丧神。

 

他抛弃了情感选择了自由,在他自以为的信任中背叛与被背叛,堕转就是最显而易见的叛主证明。

 

半蹲在水边,鹤丸正观察着湖中倒映的自己,那身极具代表性的白衣与白发染上了沉重的黑色,双眼的灿金色也不再纯粹,腥红之色暗藏在眼底,他无声地笑了笑,不过几日,他就快忘记他以前的模样了。

 

不过可惜了他这身衣服,所有被他接触的东西都会渐渐地被暗堕的力量侵蚀,并随着时间而加剧,仅仅只是一周的时间,他身上再无纯白。

 

这样的他,还是否能以鹤为名?

 

恍惚之间,树叶相互摩擦而生的呢喃,彷佛在回答他内心的问题。风轻拂过鹤丸的脸颊,如同恋人的爱抚,温柔的令人留念。即使如此,他也没有办法将温柔留下。

 

啊啦,是啊!多么愚蠢的问题呀!早在他手握着剑尖刺入审神者体内的时候,反噬的契约便是自由的代价。

 

不过无论他做了什么,那些碎裂了的同伴们也回不来了。

 

断刀,是身为刀剑化身的他们唯一的死去的方法。

 

永远的。

 

如今他隐匿在鲜少有人的厚樫山,除了偶尔需要注意一下时之政府与检非违使的动向之外,这缺少惊吓的生活对他来说可是无趣至极,但却已满足,此时就连最坏的打算都做好了,阴雨绵绵的厚樫山在他眼里反而温润可爱的多。

 

脚麻了。

 

鹤丸站起身,突然的动作吓着了在溪边饮水的鹿群,他歉意一笑,转身几个跳跃间便消失在树林中。他现在几乎整天无所事事的在厚樫山上到处乱窜,这里有着什么他都一清二楚,哪里的溪水更清甜,哪里的果子更美味,哪里有着猛禽野兽,只要有人问,他都能用自豪的语气向他人说明。

 

哦呀,如果有动物前来寻求帮助的话,他也是很大方的!

 

足下轻点着树枝,如羽毛般落在地上,采在树叶上所发出的细微的沙沙声被风声掩盖,就算被他人听见,大概也会以为是山林的声音而不以为然。不过,除了时之政府、审神者以及时间溯行军外,会深入厚樫山的当地人可说是少之又少,更何况厚樫山占地之广,就算一次来个三五队人也撞不在一起。

 

鹤丸伸出手指随意一算,他有一周没见过别的人,是时候找一点乐子了。想到厚樫山的不远处的山脚下,貌似有个小村庄,而他吃腻了树果,加上当初匆忙逃出本丸,身上穷个响叮当,正好能下山做个委托,赚点钱买些好吃的。

 

一周的食物全是树果,让他现在一想到别的美食,就忍不住口水直流,伸出舌尖舔过下唇,脑中浮现过去的景色,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手不由自主的伸进兜里,轻握住了一个小布包,随后又仔细地将布包放好,指尖擦过衣服,原本内心的雀跃感渐渐消散,彷佛从未有过。

 

鹤丸抿了抿嘴,正要迈步,忽然脚背上一重,他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只小白虎趁他不注意的时候跑了过来,毫不客气的压在他脚上。鹤丸扬起嘴角,好笑的蹲下身抱起小白虎,看着小白虎毫无警惕的在他手上嗷嗷地撒娇,他心中不禁为虎妈妈感到同情,孩子太顽皮,顾起来肯并很辛苦。

 

结果不一会儿,一旁的草丛中又钻出了两只幼虎,嗷嗷地扒拉着鹤丸的裤子想往上爬。

 

「喂喂!等等等等,嗷你们小力一点!一个个来都别抢!」

 

为了自己的衣裤着想,鹤丸连忙捞起两只胡闹的幼虎,稳稳地环抱住,好让三只小白虎能在他怀中相互打闹。他看着自己被爪子抓出几个破洞的裤子叹了口气,好在布料的品质还不错,不然肯定不是几个破洞的事了。

 

看来这下是非要下山一趟不可了。

 

鹤丸托着幼虎去寻找牠们的窝,自从前几天碰巧救下虎妈妈后,牠们就不排斥自己的靠近了,甚至偶而嗅到他的味道,还会像今天一样主动上前跟他打招呼。

 

走着走着,不久后远处传来一声带着焦急和担忧的虎啸声,怀中幼虎们闻声嗷了几句,瞬息间鹤丸便看到一只成年且健康壮硕的白虎朝他们疾步而来。

 

但找到孩子的虎妈妈没有放松警惕,而是叼着鹤丸的衣袖往反方向走,就在鹤丸疑惑之际,一道刺眼的光芒突然间出现在空中,他一惊,皱眉警惕地看着这道光。

 

是传送阵,来自时间溯行军的传送阵。

 

而且来者肯定不只有那些只会听命行事的魁儡刀剑,还有在时间溯行军中有一定地位的家伙也来了。

 

空中的传送阵正中鹤丸所想,虽然长的与一般常见的传送阵一模一样,但出现的时间却相对的快速许多,消失的也快,隐蔽性与效率都更上一层。

 

要不要去看看?

 

鹤丸揉捏着小白虎的皮毛,咬唇思考。

 

时间溯行军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来的人是谁?有多少人来?

 

问题如雨后春笋般一个一个地往外冒,答案也只有去一探究竟才能得知,至于去还是不去,就要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在被发现后还能全身而退。

 

厚樫山的天气说不算好,长年被雾气笼罩,不时还会飘起小雨,所以就算是传送阵出现时的那刺眼的光芒,在雾中就如被乌云遮住的太阳一样不太显眼,但却也足够让他查觉。

 

传送阵的光芒消散。

 

鹤丸轻轻地将小白虎们放在地上,挥挥手催促牠们赶快走,自己则向着传送阵消失的方向快速前进。

 

他灵活地穿梭在山林中,迷雾能掩盖他的行迹却不能遮住他的视线。鹤丸准确的在树枝间跳跃,踩踏间如羽毛飘落一样安静无声。

 

在以前的本丸中,他实力可说是本丸数一数二的。他想,获得些什么就会相对的失去些什么,同理,在失去的同时也会有所收获,暗堕后虽然被契约反噬所伤,但是他的实力却如没了束缚般的更上了一层,这令他十分不解,却也没人能解答。

 

「那振从我等手中背主而逃的鹤丸国永,都耗了一周了还没找到!」

 

低沉的说话声从前方的大树后传来,鹤丸身形一顿,放慢了速度,动作更加小心仔细,他跃上树枝,静静地在暗中观察着正在对话中的人。

 

「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非要那座本丸的审神者加入我们,实力不高,性格懦弱,愿意忠诚他的刀剑还没几个,还有一振跑了!让我们大费周章的跑了那么多地图还没找到!」

 

一身黑色劲装的少年一边把玩着头发,一边对他身旁的同伴愤愤地说道。他们身前有着几振短刀和胁差领路,身后有着太刀殿后,人数虽不多,但机动力高。

 

「好歹现在都是同阵营的人了,而且上层要人肯定有他们的用意,再说了,对于我们,多一个同伴不就是少一个敌人吗?」身穿休闲装的男子温和的笑了笑,却惹来少年一个白眼。

 

少年不耐烦地跺跺脚,「行了,别在我面前这样笑,以为我会像那些蠢货们一样,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

 

男子微笑着没有说话,正当少年准备继续说的时候,他突然一个转头,看着鹤丸藏匿的方向低声道:「有人在那!」

 

!!!

 

被发现了!?

 

鹤丸一惊,紧绷着身体没有轻举妄动。

 

那男子闻言也是一顿,伸手制止了正要行动的短刀。

 

双方僵持不下,空气凝结。忽然这时,鹤丸身后突然传来的脚步声打破了僵局,他扭头一看,竟是有部队出阵正好绕过了山头走到这里!

 

男子也察觉到了,他皱了皱眉:「情况不太对,先撤!」说完后拉着少年,开起传送阵快速离开,留下跟在他们身边的暗堕刀剑们,试图以此隐匿他们的存在,伪造成一般的时间溯行军。

 

随后,一队人穿过树林来到树下,撞上了时间溯行军。

 

「准备作战!大家注意!」

 

一期一振收起手中的骰子,拔刀迎向敌人,与其他刀剑相互配合,轻而易举地消灭了敌人,动作简单利落且无人伤亡,对战过程相当顺利,顺利的让人感到有些奇怪。

 

「厚樫山怎么会出现这种等级的时间溯行军?」看着敌人化作碎片消散在风中,萤丸嘟嘟嘴,似乎对太快结束的战斗有些不满: 

 

「的确,难道是时间溯行军又有什么阴谋吗?我记得加州君是这几天的近侍,可有曾听到主上说过些什么吗?」小狐丸想了想,转头问站在他身边的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眨眨眼,歪头思考:「没有呢。如果时之政府知道什么的话,那大概是情报还没送来。不过这件事的确不寻常,厚樫山不曾出现过类似阵容,实力也不强,还有种隐藏实力刻意被我们消灭的感觉,等回去后我会立刻向主上报告。」

 

一期一振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不过先别管这些,我们还是赶快回去才是,要是回去晚了,好料的肯定被吃完了。」加州清光朗声提醒,众人闻言皆赞同的点头。但正当要离开时,一期一振却注意到旁边树下的草丛中有东西在一闪一闪的。

 

「等等!」

 

一期一振上前从草丛中捞出了一振太刀,正觉得无聊的鹤丸国永好奇地凑近一看,咦了一声后惊喜讶地说:「这刀是三条家的───」

 

话还没说完,小狐丸挤开鹤丸国永,小心翼翼地从一期一振手中接过那振刀,手指轻抚过刀鞘,他愉悦地笑道:「是三日月!三日月宗近!」

 

一行人在欢呼中踏入传送阵,并随着光束消失在厚樫山。

 

此时,藏匿已久的鹤丸跃下树,一脸神色不明的盯着他们消失的位置,久久未离。

 

 

─────

赤名:忙里偷闲?


评论
热度 ( 50 )

© _赤名(移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