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号阝击先生
回归,新号绑定了手机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__________

现在的他,是一振无主的、暗堕的、自由的刀剑付丧神。
 
 
不久前,那身极具代表性的纯白被迫退去,被沉重的黑侵蚀,那双曾被受赞美的漂亮的金眸,也无可避免的染上了一层腥红色,他的微笑也不再带有温度,宛如恶魔一般,无情到连自己都忍不住想丢弃它们。
 
 
当初变成这副德性的原因已经被时间冲淡,许久未见的前任审神者的身形也早就模糊不清,大概谁也不会想浪费时间去记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现在他只可惜着他的衣服,因为暗堕是无法逆转的,早在染上黑色的那一瞬间,他便知晓了这件事实。
 
 
至於为什麽会被抛弃,应该说,他是逃出来的,为了逃离时之政府的控制,所以将审神者当做敌人一样斩杀後逃走了。
 
 
还记得当时将本体刺进审神者的身体时,温热鲜血顺着刀身流下,在他的手上侵染,然後低落在木地板上,看着对方脸上恐惧的表情和透过刀传达过来的颤抖,想到这丑陋的姿态是最後一次在他眼前出现,一时间,打从心底涌上的那份快感,猛烈又令人难以抗拒,永生难忘。
 
 
虽然契约的反噬让他很难受,体内维持形体的灵力失去控制胡乱游走,将痛苦藉由血液占领着他的身体,可是同时,他心中所有积压的怨恨都在那个刹那消失的无影无踪,解脱似的轻松感使他以为他只剩下了灵魂的重量,只要一放手就能飘起来。
 
 
抽出本体後,重力又回归到他身上,沉重的压迫着他无法挺直上身,因为纵使审神者在他面前倒下,也不能代表什麽。
 
 
无论他做了什麽,那些被迫碎裂在战场上的同伴们都回不来了。
 
 
永远的

死去。
 
 
在那之後,他开始逃跑,努力的躲避着时之政府的追查,虽然没有了归处,但是比起再次失去记忆後重新被那些糟糕的人类掌控命运,就算是身为黑鹤的他,也会选择自由。
 
 
隐匿在鲜少有人的厚樫山,除了偶尔要躲避时之政府和检非违使外,这生活无忧无虑的,可以说是非常的轻松。
 
 
当然是和之前的日子相比之下。
 
 
整天无所事事的在厚樫山上跑下跳,这里有着什麽他都一清二楚,哪里的溪水更清甜,哪里的果子更美味,哪里有着猛禽野兽,只要有人问,他都能一一道来,可惜没有人给他机会。
 
 
脏兮兮的外衣在以前早就被提着耳朵唠叨,现在黑色的外衣即使有了脏污和破损,也没人管得着他,还能好好的隐藏自己。
 
 
比如在抓山兔时就非常好用喔,鹤丸表示。
 
 
今天鹤丸一如往常的在山中飞来飞去,直到下午才放过野兽们,乖乖的找个地方窝着。
 
 
一手挠着白虎的下巴,一手扯着刚用草绳绑好的蝴蝶结装饰,鹤丸坐在大石头上休憩,看着这只老虎就会想到五虎退,现在这不用出阵和内番的日子让他都不知道还可以做些什麽了。
 
 
但这宁静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
 
 
不远处的山林中的小鸟被惊动得振翅而飞,天空仍是乌云密布。身边的白虎发出低吼声,压着身躯向後退,转身藏进了草丛中。
 
 
鹤丸本能的握住了刀身,紧绷起身体,缓缓的站起身。虽然暗堕後对恶作剧不在如以往的热衷,但鹤依旧是鹤,他的好奇心驱使着他去看看发生了什麽事。
 
 
厚樫山的天气并不好,长年被雾气笼罩,不时还会飘起小雨,能看见阳光的日子可遇不可求,所以要在这里行动不简单,一不小心就会让人迷失方向。
 
 
不过这些问题只针对"外来者"。
 
 
鹤行动了,运用灵活的身手穿梭在山林之中,迷雾能掩盖他的行迹却不能遮住他的视线,他准确的在树枝间跳跃,踩踏间如羽毛飘落一样安静无声。
 
 
在逃离那个本丸之前,他实力可说是本丸数一数二的,更别说现在还有暗堕後的加成,这让他能轻而易举的解决所有追兵。
 
 
获得些什麽就会相对的失去些什麽,同理,在失去的同时也会有所收获。
 
 
实力就是暗堕所给与的奖励。
 
 
距离骚动的中心越来越近,禽鸟飞离这里不愿停留,原本隐约的声响已经能被分析,是他很熟晰的,刀剑相互碰撞而发出的声音。
 
 
「战况很激烈啊!」鹤丸说。
 
 
不用想也知道是有"同伴"来了,但现在还不是见"熟人"的时候。
 
 
鹤丸伸舌舔湿嘴唇,屈膝用力,脚下的细枝微微抖动,加快速度後,几个跳跃就到目的地。
 
 
让我看看,来的人,是谁呢。
 
 
最先进入视线的是一振穿着军服的四花太刀,显眼的发色让人无法忽视,斩杀敌人的动作是与平时个性截然不同的俐落,浓雾对他的影响不大,身上也没有伤口,可见自身的熟练度并不低。
 
 
粟田口的吉光,一期一振。
 
 
鹤丸停在一棵大树上,随意的找了根树枝坐,双腿交错晃荡,手摩挲着下颌,撑着头一脸兴味的看着。
 
 
那麽下一个登场的会是......
 
 
「一期!」
 
 
从树丛中冲出了一个人,是冲田组的打刀之一,加州清光。
 
 
能跟着部队来厚樫山的,大概是这个本丸的初始刀吧,鹤丸猜测。
 
 
「我没事,小狐丸殿他们那里还好吗?」一期一振将太刀收回刀鞘。
 
 
「已经解决了,石切丸他受了轻伤,而太郎的刀装耗损一个。」
 
 
一期一振,加州清光,小狐丸,石切丸与太郎太刀......那麽最後一振是......
 
 
「"鹤丸"让我来找你,你这里结束後我们就要集合准备向王点前进了。」
 
 
「那我们赶紧走吧!」
 
 
鹤丸赶紧捂住嘴挡住差点笑出声的笑意。
 
 
居然是"鹤丸国永"。
 
 
腥红的眼眸闪烁着,鹤丸静静的等候树下的两人离去,嘴角克制不住的向上扬。
 
 
还真是吓到我了啊......
 
 
他一跃而下,轻巧的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更没有引起前方的人的注意。
 
 
那麽现在是要跟上去呢,还是不跟上去呢?
 
 
鹤丸思考着。他们想要进王点的原因多半还是因为审神者想要得到三条家的那位吧…...
 
 
天下五剑之中最美的。
 
 
想到这里,鹤丸突然丧失了继续跟着他们的兴致,笑容依然挂在脸上,却没了原先的那份笑意。
 
 
得到了又如何?不懂的珍惜我们的人果然还是......
 
 
下地狱去吧。
 
 
鹤丸做出了口型,却没有发出声音。之後他没有再犹豫,转身向反方向离开,伴随着枝叶摩擦的窸窣声,他重新隐身在雾中,然後消失,一切回归了原样。
 
 
另一边的"鹤丸国永"突然扭头,向着黑鹤离开的地方望去。
 
 
「鹤丸殿!!」
 
 
他面前的敌人趁着他分神的同时想给与致命一击,却被赶来的一期一振挡下。
 
 
「抱歉抱歉!肯定被吓到了吧?」
 
 
鹤丸国永向一期一振挥挥手表示感谢,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如鹤一般优雅的,将敌人斩首而死。
 
 
总觉得刚才有什麽在看着他们...是错觉吗?
 
 
但这隐约抓到的思绪马上就被小狐丸的惊呼声打断,鹤丸国永转身一看,小狐丸正从一旁的草丛中拿起一振刀,他眯起眼打量,心想这华丽的刀鞘有点眼熟啊。
 
 
歪头想了想,鹤丸国永突然一个击掌,吓了旁边的加州清光一跳,他想,那不就是昨晚主公在出阵前特意给他看的刀吗?!
 
 
我记得好像是叫......
 
 
三日月宗近。
 
 
「哇喔,真是吓到我了啊哈哈哈。」
 
 
捞到新刀的第一部队开心的准备回本丸,结果才刚要开启传送阵,在众人惊觉脚下踩的地有点诡异的同时,地面下凹了。
 
 
所有人尖叫着跌进了一个大坑。
 
 
「「鹤丸殿!!!」」
 
 
「这次不是我!!!!!!」
 
 
_________

赤:不,这次还是"你"

没错,我又开坑了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这次的主角是萌萌哒黑鹤

评论 ( 9 )
热度 ( 205 )

© _赤名(移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