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号阝击先生
回归,新号绑定了手机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05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黑鹤上线
__________

隔天一早,太阳才刚升起。
 
 
烛台切光忠已经习惯性的早起,离开温暖的被窝,早晨微凉的气温让他抖了抖,强忍着躺回去的欲望,他赶紧起身换衣洗漱,然後帮身边三位熟睡的夥伴盖好棉被才离开。
 
 
今天他没有被分配到出阵或远征。
 
 
所以,虽然鹤丸国永的准确的出阵通知还没发布,但为了他还是选择先将便当做好以备不时之需。
 
 
之後的没多久,大俱利伽罗也睁开了眼睛,扫了一眼隔壁的床位,如预期的一样,没看到烛台切光忠的身影。
 
 
他坐起身打了个呵欠,顺手拉好太鼓钟贞宗摊在一旁的棉被後,叠好被子才离开了房间。
 
 
路上大俱利伽罗遇到了不少差不多时间起床的刀,相互点头问早,而他准备去看看烛台切光忠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等到阳光越来越刺眼,万物复苏,鹤丸国永也醒了,他揉着眼看了下四周。
 
 
房间里只剩下他和小贞,伸手搓乱小贞的头发後得到了一声嘟囔後,他叠好被子,走到窗前拉上簾子遮住光线,踏出了房门准备去找审神者。
 
 
鹤丸国永向经过的刀打着招呼,现在还在睡的也没几个了,就连粟田口家的大哥都在药研与两把脇差的帮助下,帮弟弟们穿好衣服了。
 
 
来到审神者的房门前,正好看见三日月宗近刚关上门,看上去似乎是已经被交代好今日的事务模样。
 
 
虽说三日月来到这里的时间不算长,但是却很受审神者所喜爱,不论是近侍还是部队队长,为提高他的实力,审神者可是非常仔细及用心,果然不愧是天下五剑之一吗?
 
 
「呦!起的真早啊三日月!」鹤丸国永挥着手来到三日月宗近身边。
 
 
「哈哈哈,老爷爷的我已经习惯早起了呢。」三日月宗近笑说,「你来是为了问出阵的事情的吧?」
 
 
「是啊!主上他说了什麽?」
 
 
「啊,很幸运的是主上他下达了同意让你出阵的指令喔!」三日月宗近扬了扬手里的文件,然後缓慢的从中抽出一张递给鹤丸国永。
 
 
「我看看......嗯...食材需要量采购表......?」
 
 
「啊呀啊呀,拿错了拿错了。」再递。
 
 
「……这个是......指甲彩绘新手教学?......还真是吓到我了!」
 
 
「哈哈哈,抱歉抱歉,这个才对。」三日月宗近翻找着文件,仔细的确认上面的文字後才交给鹤丸国永。
 
 
「厚樫山独自出阵事宜,谢谢了,三日月。」
 
 
「不会不会,快去吧。」
 
 
虽然偶尔给人感觉迷糊了一点,但整体来说还是一位很优秀的付丧神。
 
 
道别了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回到房间,换上出阵服,回头看到太鼓钟贞宗正抱着棉被熟睡着,他放轻了动作,安静而缓慢的来到对方身边。
 
 
昨天的远征去了很久,真是辛苦了呢小贞。
 
 
盖上油性笔的盖子,鹤丸国永小心翼翼的退出房门,还不忘带上他出阵的那份资料,脚步轻快的来到厨房。
 
 
「光仔!」
 
 
扑到正在摆弄便当的人的背上,鹤丸国永勾着对方的脖子,借力将自己向上拉,视线穿过,看到了放置在桌上的两个精致的便当。
 
 
「鹤先生!」夹带着怒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吓到了吗哈哈哈!不过你怎麽做了两个便当?」鹤丸国永松开手,疑惑的问道。
 
 
「我想说,如果真的如我们猜测的那样,那麽或许他会希望看到这个的。」烛台切光忠微笑着说,「今天能出阵吗?」
 
 
「嗯。」
 
 
鹤丸国永紧盯着他。
 
 
「...怎麽了吗?」
 
 
鹤丸国永依旧没移开视线。
 
 
「……鹤?」
 
 
「我吃醋了。」
 
 
「哈?」烛台切光忠吓得手中的蕃茄掉了几颗,却见鹤丸国永大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这次也吓到了吗?」鹤丸国永拍着烛台切光忠的肩膀,「不愧是光忠妈妈,真细心啊!」
 
 
「……赶快出你的阵去,少在这影响我。」烛台切光忠将便当包好,稳稳的放进鹤丸手里,「自己注意安全。」
 
 
「遵命!光忠妈妈!」
  
 
 
 
*

不久後,厚樫山的天空再次出现了金色的传送阵。在树上纳凉的黑鹤眯起眼看过去,一手扶上了他的本体。
 
 
他的刀感受着主人的心情而在颤抖着,不是畏惧,也不是警惕......
 
 
——是兴奋。
 
 
落雷已经打下,他没有感知到暗堕的气息,也没有看到检非违使登场时的黑雷与蓝光,那麽来的就是审神者方的刀剑付丧神了。
 
 
明明没有时间溯行军,却来到了厚樫山,如果来的队伍是那些人,那麽多半是为了他而来的吧?果然是在上次被发现了吗?
 
 
来的人会是谁呢?
 
 
暗堕的红瞳划过一丝锐光,黑色的鹤翻身,轻盈的从树上一跃而下。
 
 
来者所怀抱的心态,究竟是善,还是恶呢?
 
 
鹤丸悄声向阵眼前进,今天浓雾仍弥漫着整座山,但却能好好的隐藏住了他的身影。
 
 
那麽只要控制好距离,就算对方是"鹤丸国永",也不用担心被对方发现。
 
 
景色因为移动速度而快速的改变着,距离越来越近,鹤丸提高了警惕,随时注意着周遭的环境与本体的状况,但突然间,他对上了一双金色眼睛。
 
 
「!!!」
 
 
双方都停下前行的脚步。
 
 
就在此时,原先的浓雾逐渐散去,阳光穿过云层,两人都清晰的看清楚了对方的样貌。
 
 
「哈哈!还真是,吓到我了啊!」他听到对方这麽说。
 
 
他也勾起了嘴角。
 
 
黑鹤与白鹤在厚樫山难得的晴天之下相遇了。
 
 
鹤丸瞥了一眼对方腰间带着的刀剑,是他同样熟悉的,烛台切光忠的本体刀。
 
 
难怪......
 
 
「……你才是,出乎意料啊…...」鹤丸看着对方。
 
 
「毕竟是你暗我明,这情况对我相当不利…...所以才想出了这个办法啊。」穿着一身白衣鹤丸国永耸肩,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不过,即使"我"染上了黑与红,被黑暗所眷顾,也很好看呢......非常的。」
 
 
不理会黑鹤沉下的脸色,白鹤拉近了两人的距离,抚上了黑鹤的脸颊,向下滑,然後勾起他的下巴,慢慢贴近。
 
 
唇间就快碰上之际,白鹤开口。
 
 
「......绮丽呐......」
 
 
 
相遇-
__________

小贞:居然用油性笔!!!太过分了!!!
 
 
 
原来黑鹤辣麽受欢迎www
这周假期结束就要开始忙了......
只能努力的在这几天多更几次了

话说这次的秘宝之里的活动我才肝不到两万啊…...新的脇差是无望了哈哈。争取拿到鹤的近侍曲!

黑鹤和白鹤终於正式见面啦~撒花
绮丽什麽的真的很醉人呢!
下章依旧黑白鹤主场!

老实说,我觉得就字数来看...如果在jj,我的每两篇大概只能合并成一篇看...哈哈...(哭)
不过今天的lof有点怪啊...而且我明明没按更新......

ps话说昨天被一位刀审的太太关注了!!还给了我红心!!!(旋转暴风感动哭泣)

评论 ( 24 )
热度 ( 111 )

© _赤名(移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