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号阝击先生
回归,新号绑定了手机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08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黑白鹤主场

__________

人类整天都在思考着如何留住时间,但至今,除了认真度日以外至今也没有其他更有效的办法了,仅有区区百年的生命,面对时间一眨眼就会飞逝的现实,一分一秒都显得相当可贵。
 
 
可是对於刀剑付丧神来说,时间反而不那麽重要,甚至本能的就对时间没有太多的流逝感,这都是因为他们的寿命不只有百年,只要物在便不会死亡。
 
 
不过不在乎时间并不代表不珍惜相处时的回忆,对於付丧神来说,能够拥有与前主共事的记忆就是他们最高兴的事了,更何况是有了新主与夥伴的现在。
 
 
鹤丸国永没有睡去,他枕着手臂,静静的躺在草地上,背後的衣服因为未乾的雨水而变得湿软,微风徐徐的轻拂过脸颊,白色的发丝在空中飘逸,蝴蝶顺势在他身旁起舞,金色的眼眸定定地看着天空,似乎是在观察那一片又一片的云朵。
 
 
另一振他正熟睡在旁边,细小的呼吸声在他耳边出现,看着对方因为他的存在而安心的深深睡去,鹤丸国永就舍不得叫醒他了。
 
 
这段閒适到不行的时间却没有让他无聊,除了陪着黑鹤睡觉,他运用此时整理着刚刚吸收的讯息。
 
 
时间溯行军掌握着新技术使自己的实力提升不少,气息无法感知让部队出阵後的难度大大提高。除了要避免夥伴落单的机会,还要防止被时间溯行军们残存的记忆影响。
 
 
要是敌人说出了什麽让人能认出身分的话,那斩杀起来就不再会如以往一样顺心。
 
 
大写的完蛋啊。
 
 
鹤丸国永暗自叹气,虽然还有很多事情不知道,但光是这一件就已经够让他头痛的了,加上睡在他旁边的那个固执的家伙他也要顾好。
 
 
要不现在偷偷把人带回本丸好了?
 
 
不不,依自己的个性来看,要是真那麽做了,刚建立好的微薄信任就会没的一乾二净。
 
 
「唉…...」
 
 
鹤丸国永望天,想不出办法而烦恼得挤眉弄眼,在脸上做出了很多奇怪的表情。
 
 
难道只能船到桥头自然直了吗?
 
 
晚霞橙光渐红,用残光从远方照耀大地,两只鹤被印上了温暖漂亮的橘色,白衣染上暖色,黑衣则泛着金亮色,相互结合成一副亮丽的景色。
 
 
白鹤翻身,让自己与黑鹤面对面,他仔细一看,对方比自己的身形更瘦弱些,脸色苍白到病态,纤细的颈脖彷佛可以只手掌握,轻轻一捏就能给予他死亡。
 
 
与另一个自己相遇是什麽样的感觉?
 
 
早在与审神者一同前去万屋时,他就已经见过不止一个自己了,从一开始的讶异、惊喜、好奇、觉得有趣,到後来的麻木、习惯、无视或是一笑置之,他没有过其他不一样的感觉。
 
 
但是现在,他却想要了解他、呵护他、爱戴他、保护他,甚至占有他。
 
 
可惜理智不同意,对方也不会同意。
 
 
鹤丸国永伸出手,搭上那人的肩膀轻轻摇动,放柔声音,呼唤着他的名字。
 
 
「鹤丸?鹤丸?该起来了,很晚了喔!」
 
 
说着自己的名字叫自己起床还真有点怪异,还是想个其他的称呼比较好。
 
 
不过没唤几声,黑鹤就醒了,颤着睫毛睁开眼睛,锐利的红瞳在此时蒙上一层水气,他眨着眼,意识迷糊的看向白鹤,一时间还认不出来。
 
 
「嗯…...谁?」
 
 
「阿黑阿黑,是我阿白啊!」白鹤指着自己的鼻子,脑筋灵活的转了一圈,玩笑话脱口而出。
 
 
「...阿白?」
 
 
从能安心沉睡的梦中苏醒,黑鹤呆滞了几秒,口中说着阿白阿白,一时半刻回过神後,才知道他刚刚都做了什麽,红晕爬上脸颊,双眼直瞪着正嘻笑得意的看着他的白鹤。
 
 
「怎麽了,阿黑?」
 
 
……阿黑个鬼?!
 
 
趁人迷糊的片刻脑筋能转得那麽快的,除了鹤丸国永大概也没谁了。
 
 
白鹤无辜的眨眼,看得黑鹤突然一阵手癢,忍了很久才压下拔刀的冲动。他支起身,看着夕阳的馀辉只剩一丝光芒,黑暗渐渐覆盖大地,夜晚无声的到来。
 
 
「走吧。」黑鹤说,「天色太晚了,不安全,我们去别的地方。」
 
 
「喔喔!是原本要带我去的那里?」
 
 
「不…并不是。」黑鹤看着白鹤,眼里只有认真与真诚,他将所剩无几的信任托付出去,打从心底的希望不会再一次的被背叛。
 
 
若是连自己都背叛了自己,那麽这会是一个多麽糟糕的世界啊?
 
 
「...答应我,绝对不能辜负我。」黑鹤沉声,低重的嗓音隐隐约约流露出一股危险,让白鹤抿了抿嘴。
 
 
「当然。」
 
 
「…我们现在要去一个能让你我能安然度过夜晚的地方,不会有追兵,也不会有恶兽,是这里少有的温暖之一。」
 
 
黑鹤拉住白鹤的手,带领他穿梭在无光的森林中,月色透不过紧密相连的树叶,前行的道路只能凭藉自身的夜视能力。
 
 
迷雾再次笼罩,不一会儿,月亮只剩下朦胧的光晕,即使是白色的鹤,在此时也披上了一层暗色。
 
 
双脚踩着湿软的泥泞,两人却飞快的前进,黑鹤彷佛与树林融为一体,前进的步伐一步未错,林中除了金链子匡当作响,周遭早已安静无声。
 
 
攀过几块大岩石,黑鹤停在一个洞穴前,食指竖起在嘴边示意白鹤,见白鹤了解的点头後,对着洞穴鼓动着喉部,发出如野兽般的低鸣声。
 
 
然後,洞穴中也传来了相似的声音。
 
 
一只白色的老虎从压低着身体,警惕的从山洞里走出,闻声看到黑鹤後,近身嗅了嗅两人,白鹤在白虎离开自己後才稍稍放松戒备,而黑鹤则熟练的摸上白虎的下巴,轻轻挠着。
 
 
白鹤低头看着还留有对方温度的手不语。
 
 
「抱歉呢,又来麻烦妳了啊,这次带了朋友来,请多指教。」
 
 
白虎甩着尾巴蹭了一下黑鹤,然後转身走进洞里,黑鹤拉着白鹤跟在後面躜了进去。
 
 
「嘎吼!」
 
 
几只守在洞里的小老虎见妈妈回来,笨拙的跑出来迎接,结果一闻到熟悉的味道,就各个都冲向黑鹤,领头的跳进黑鹤怀中,後来的也不甘示弱的扯着黑鹤的衣裤往上爬。
 
 
「乖啊乖啊!」
 
 
黑鹤靠着墙滑坐下来,温柔的将牠们一个一个揽进怀里,亲暱的舔脸磨鼻,百忙中抬手向白鹤比了比,让白鹤挨着他坐下。
 
 
「可爱吧?」黑鹤问。
 
 
「挺可爱的,让我想到了退的小老虎们......」白鹤的话嘎然而止。
 
 
「我也是。」黑鹤不以为意,抱开小老虎们,将牠们放到白虎妈妈身边,撑着头看着牠们懒懒的打着呵欠,调好位置後挤着兄弟姊妹们睡了过去後,才回到白鹤身边。
 
 
「今天晚上就先在这里休息吧,明天再来讨论你的去留问题。」
 
 
「欸?!除非你也跟我回去,不然我是不会走的啊!」
 
 
黑鹤扫了白鹤一眼,「和我在一起对你没有好处,而且你的审神者不会同意一振暗堕的刀剑进到他的本丸的。」
 
 
「会的,他一定会同意的!」白鹤坚定的看着黑鹤,「不试试怎麽会知道?」
 
 
黑鹤仍没松口,「不管你做什麽,我都不会跟你走的。」他身边的不稳定因素太多了,遇到危险的可能性更是比平常出阵还高很多。
 
 
「到时候由不得你......」白鹤哼了一声,歪过身体,将头靠上黑鹤的肩膀上,呼出一口气後,他闭上眼睛。
 
 
「晚安,阿黑。」
 
 
黑鹤看着白鹤陷入梦乡,他也放松身体,任由对方的重量依在他身上,四周只能听到微微的呼吸声,而夜晚,红瞳依旧在黑暗中闪耀。
 
 
晚安。
 
我会守护着你,就像你守护着我一样。
 
 
 
-晚安
__________
小小的爆了字数...啧啧,开心不?

大家都开学了加油啊!一起努力!
几章过度章,抓着主线的尾巴默默向上爬。

太中^q^......

评论 ( 21 )
热度 ( 100 )

© _赤名(移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