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号阝击先生
回归,新号绑定了手机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10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黑白鹤主场
√暗堕敌刀出现注意
__________

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麽事。
 
 
鹤展开羽翼,黑色的羽毛在空中凌乱飞舞,他所到之处皆变成一片血红,竖瞳无情的看着一切的发生,手持着刀尖俐落乾脆的划开敌人的喉部,鲜血在眼前喷溅而出,腐臭味随之弥漫,他击倒了一个又一个敌人,也使残破的空地上多了一道又一道的划痕。
 
 
不知何时搜查到这里的时间溯行军在白鹤身後成群出现,敌我方的暗堕的气息混杂在一起,浓烈的黑暗侵蚀着双方的理智,战斗越演越烈,动作也逐渐没了束缚,黑鹤放开手脚,倾尽所能的消灭眼前的敌人。
 
 
仅仅一个瞬间,这个曾被认为是最安全的地方沦为战场。
 
 
白鹤紧张的看着这些有增无减的敌人占领了整个空地,他呼出一口气也拔刀冲进混乱中,以最快的速度杀出一条路来到黑鹤身边。
 
 
「这是怎麽回事!?」白鹤一边挥刀一边向黑鹤靠拢。
 
 
「之前那个敌人死前在你身上留下了标记,这里既然能被我强行穿越,不就表示这里的时空很混乱而容易突破吗?虽然混乱,但是有了定位也不用担心降落的不准确了啊!」
 

黑鹤解释。他踏着敌人的尸体,在其快消失之际借力一跃,整个人腾空而起,刀下又多了一个亡魂。
 
 
居然是上次那个偷袭的时间溯行军!可恶!
 
 
「那我们现在该怎麽做?」白鹤再次捅穿一个敌人,致命一击使对方哀号的消散在空中。
 
 
「哈哈,当然是,杀光他们啊。」
 
黑鹤理所当然的说道,嘴角被充斥着全身的杀意带起,被压制已久的暗堕的力量再起,伴随着心中对於杀戮渴望,愉悦的快感一直冲击着他的意志。
 
 
好久没有如此痛快的了,身为刀剑,能够被用於战场上,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
 
 
手脚的力气彷佛有多了几分,速度又能提高不少,黑鹤随心所欲的穿梭在敌刀之中,微笑着收割着性命。
 
 
啊啊,不过你却不能像我一样自在呢。黑鹤抽空看向白鹤,暗堕的气息不是一般刀剑能忍受的,何况手上挥舞的还不是自己的本体,即使本身实力再怎麽强大,也无法避免使用同伴本体导致的束手束脚。
 
 
再这样下去,情势会对白鹤相当的不利。
 
 
黑鹤一手用刀鞘挡下攻击,一手切开敌人的腹部,在思考时,耳边却传来了他敌人的声音。
 
 
「…同、伴…加入……」
 
呢喃着说完後,敌刀化为碎片消失,黑鹤表情也变得阴沉——在这样打下去是绝对不行的。
 
 
被认为是同伴什麽的,真令人不爽啊。黑鹤矮身反手一刺,在他背後偷袭的敌人轰然倒地。
 
 
不等他甩开刀上的血液,敌人接二连三的扑了过来,不过这种类型的敌人对於两人来说,都是如切豆腐一样容易。
 

未等黑鹤想出解决方法,时间溯行军貌似察觉到什麽後自行停止送人头过来的举动,空地上能见的敌军数量越来越少。
 
 
黑鹤突进斩下围攻白鹤的敌人的头颅,得到白鹤一声谢了,转身将几个环绕在一旁的敌军引走,继续清理战场。
 
 
金眸依旧明亮的很。
 
 
貌似没被暗堕影响......黑鹤在心中松了口气,视线向下一扫,看着白鹤手上的刀——不过身在本丸的烛台切肯定感知到本体被使用而担心着吧。
 
 
清除最後一个敌人,黑鹤走向白鹤,打算先让他回本丸。但才踏出一步,他身边的空间突然裂开,腾空出现了一个黑洞,一只小手从黑洞伸出,牢牢抓住了他的手臂。
 
 
「抓到...你、了!」

黑鹤被突如其来的事件惊得瞪大双眼,危机感涌上心头,抬手挥刀毫不犹豫地斩向拉住他的手,却在要接触上时,被对方另一只手拿着短刀挡下。
 
 
是一振暗堕的短刀。
 
 
原来时间溯行军是收回了杂鱼,改派出实力更强的暗堕刀剑了吗!?
 
 
黑鹤暗骂了一句该死,努力的使劲想挣脱,却无法从逃脱对方的手,明明只是一振短刀...就算暗堕了也......
 
 
......不,不会吧…...
 
 
情况发生剧烈的转变,黑鹤一把推开赶来到他身边的白鹤,警惕的看着黑洞,浑身紧绷到略微颤抖。
 
 
「嘻嘻!」

握住黑鹤手臂的那双手微微施力,将自己带离黑洞後才放开。敌人的外貌显现在两人面前,虽然已经被黑暗所侵蚀,甚至长出了骨刺,但来人的外型依旧能识别出他的身分。
 
 
「……今剑......」
 
 
男孩踏出黑洞,原本一身华丽的极化铠甲已经堕为黑暗并且残破不堪,背部与手臂长出了不少暗堕才有的骨刺,虽然还留有着自己的意识,但是仍被暗堕影响了不少,可爱的脸蛋上挂着扭曲的笑容,他用甜腻的声音开口。
 
 
「来和我一起玩——吧!」
 
 
来者正是一振暗堕了的极化短刀——三条家的今剑。
 
 
与极化後的短刀一对一单挑绝对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就算是一对二也不会好到哪里,更何况黑白两人一个没带刀装一个没带本体,对上全套装的极短,需要比平时还要谨慎注意很多。
 
 
「接着!」
 
 
白鹤将两个金刀装抛给黑鹤,刀装一碰到黑鹤後自动归位,让黑鹤对上今剑时能多一份安全。
 
 
黑鹤向白鹤点点头,举刀架在身前对着今剑,将白鹤护在身後。他舔着下唇,红瞳紧盯着今剑,丝毫不敢放过对方一丝一毫的动作。
 
 
极化又怎麽样?
暗堕又怎麽样?

黑鹤狂妄的笑出声。

他可是奇迹(鹤丸国永)啊!
 
尽管希望可能已经离他而去,但奇迹依旧是他的代名词。
 
 
今剑不耐烦的耍着手中的短刀,嘲笑的看着站在他对面的暗堕了的鹤丸国永,对於他的警惕不屑一顾,反手牢牢的握住本体,身影一闪出现在他眼前,刀刃闪烁着光芒,杀气连同短刀向鹤丸攻去。
 
 
鹤丸用刀鞘挡下短刀,旋转了一圈将今剑甩出去,然後紧追在後,举刀斩向倒地的今剑。
 
 
今剑闪身躲过了会贯穿他的太刀,撑起身发力砍向鹤丸,却被鹤丸出其不意的一脚踹上腹部。
 
 
他顺势抓住鹤丸的腿,下腰闪过鹤丸平扫的利刃,手上用力一拉,使人中心不稳的向後倒。
 
 
今剑顺势上前不给鹤丸反应的时间,坐在了对方的腰上,一手掐住鹤丸的脖子,一手高举着刀对准就准备往下刺。
 
 
「小心!」
 
 
想像中的场景没有发生,鹤丸腰力一使,忍着无法呼吸的不适,猛然坐起身一把抱住今剑一滚,将两人的姿势互换。
 
 
太刀狠狠的刺进今剑的手腕中,暗色的血液从伤口溢出,另一只手被鹤丸踩在脚下。
 

彷佛已经成了定局。
 
 
 
-敌人

__________

早起的鸟儿~

暗搓搓的开始设定新文大纲嘿嘿

隔壁投票...黑鹤压倒性的胜利啊......

评论 ( 8 )
热度 ( 80 )

© _赤名(移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