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号阝击先生
回归,新号绑定了手机

【刀剑乱舞】黑鹤今天也很乖巧 14

√暗堕野生无主鹤
√清水长篇正剧向
√本文cp黑白鹤鹤
√剧情多私设不少
√黑鹤称为鹤丸,白鹤称为鹤丸国永
(两者同时出现时以黑白称之)

√本丸主场

__________

嬉戏间,时间很快地来到了用餐的时刻,白鹤拉过一踏出房门就有些束手束脚的黑鹤走过走廊,直到黑鹤渐渐在路上遇到的刀剑们身上感受善意后,才笑笑地放开了手。
 
 
「到了。」
 
 
两人并肩入座,桌上的碗盘中已经各自盛满了食物,白鹤眼睛一亮,盘子里的菜色几乎所有都是他喜爱吃的,他向一旁的烛台切光忠道谢,「我开动了。」后迅速地夹起菜往嘴里放。
 
 
烛台切光忠在一旁笑了笑,转头对黑鹤笑道:「我不确定你喜欢的是不是跟那家伙一样,所以并没有全夹一样的菜色,有的是其他人推荐的,希望你能喜欢!」
 
 
「不......谢谢。我不挑食的,光忠选的菜我都很喜欢!」黑鹤回以一个乖巧的微笑,看得烛台切光忠一时愣住了,没有在意对方的失神,他心想难怪他老觉得他盘里的菜色比旁人多出了几样。
 
 
嚼着嘴里的饭食,黑鹤感受着他怀中那小手帕里的重量,虽然心偏了不少,但这并不影响他的本能发挥,手中筷子一转,不偏不倚地撞在了越界的另一双筷子上。
 
 
「想做什么呢,小羽毛?」
 
 
......小、小羽毛?!
 
 
黑鹤舔掉上唇沾到的油花,笑瞇瞇地看着那双筷子的主人,白鹤轻挑起眉,若无其事地收回了手,继续吃着饭,淡然得仿佛对不属于自己盘内的炸虾一点都不感兴趣一样。
 
 
不过一个眨眼,黑鹤就夹着一只炸虾放进了他的碗里。
 
 
白鹤无声地笑了笑。
 
 
现在几乎整个本丸的刀剑都来了,白鹤抬眼大略扫过,「怎么没看到三日月?」
 
 
路过的一期一振碰巧听到了这句话,笑道:「刚刚时之政府好像发来了一封急件,三日月殿怕耽误到重要讯息,就决定先去主殿那里了。」
 
 
「原来如此,难怪没看到三条家的在急着找人。」
 
 
隔几桌的三条家一众正悠悠哉哉地吃着饭,若是三日月宗近真又不见了,那么可能不只三条家的,就连本丸里的其他刀剑们也会闻声而起,以最快的速度去找人吧!
 
 
不过这并不是代表老爷爷爱走失,而是出自大家内心里的担忧罢了,毕竟对方也是看透世间一切的老刀之一。
 
 
白鹤了然,不再多问。一期一振温和地朝黑鹤点点头后便离开,黑鹤顺着对方的前进方向一看,果然一期一振再不走,远坐在另一头的大桌子前的短刀们就等不及要冲过来了。
 
 
短刀们也看到了黑鹤,药研微笑着向他点头示好,乱则开心地朝着他挥手,就连五虎退也好奇地看过来,丝毫不见任何对他的抵触。
 
 
毫不掩饰地善意让黑鹤的心情轻松不少,举手朝短刀们挥了挥后将注意力回到自己的盘子上,他眼角一抽,原先的两三只炸虾只剩下金黄色的碎屑和虾尾,大剌剌地摊在他盘里。
 
 
始作俑者还一脸无辜呢!
 
 
不等黑鹤开口,三日月宗近便缓缓地踏进食堂,他笑脸盈盈地对小狐丸那点点头,然后转过身走向鹤丸他们。
 
 
「怎么?发生了什么事让你那么开心?」白鹤放下汤碗,看向迎面而来的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抬袖掩嘴轻笑,发上的流苏随着步伐小小地浮动着,晃的黑鹤一愣,「没什么,只是为有新的伙伴加入而感到高兴而已。不过主上刚受到了时之政府的来信,脸色看上去不太好,可能有什么棘手的事要发生了。」
 
 
「那还真糟糕啊......」白鹤瞇眼喃喃道。
 
 
「嗯。上次政府的人可是明目张胆地给了主上难堪,或许这次又打着什么坏主意要使唤主上。」烛台切光忠抬头,金眸比起往常有些晦涩,「这座本丸已经易了一次主,难道他们认为我们会给他们机会再易一次吗?」
 
 
「当然不......但是不要忘了主上千叮咛万交代的那句话。」白鹤接道。
 
 
「……低调......」烛台切光忠叹了口气。
 
 
「对。上次来的不是底层人员就是新进人员,要是来的是那些知晓这一切的高层的那几位,谁敢和主上大小声?」白鹤嘘声嗤笑,自家主子个性实在太好了。
 
 
「啊对了,主上还有事要找鹤丸你呢,他让你明早一醒就马上过去......」三日月宗近话锋一转,视线从白鹤身上划过,对上了黑鹤看过来的红眸,「至于另一位鹤丸先生,今天还请好好睡一觉吧!主上会请他人带你参观本丸的。」
 
 
「谁?」白鹤问。
 
 
三日月宗近神秘一笑,闭口就是不说。
 
 
吃完饭后,白鹤拉着黑鹤去了澡堂,这次「礼尚往来」,白鹤硬是拖着黑鹤帮他洗头,还没冲水,黑鹤的衣服就已经湿透了,不过本人不太在意就是了。
 
——毕竟衣服又不是他的。
 
 
换上新衣服后,两人回到房里整理东西,白鹤拉着黑鹤熟悉物品摆放的位置,然后一起铺了床铺——挨在一起,相依而眠。
 
 
入夜后,本丸宁静而无声,月光透过窗纸洒进房中,除去几个习惯熬夜的家伙们,其余的人早早就窝进被中,就连粟田口的孩子们也都被大哥哄睡了。
 
 
但他却辗转难眠,或许是才刚醒没多久,又或许是旁边久违地多了一个人的温度。
 
 
「......你睡了吗?」
 
 
「......还没,睡不着?」
 
 
「嗯…...」黑鹤琢磨着怎么开口,他的身后传来衣服与棉被摩擦的沙沙声,白鹤转过身,不知道是背过去还是转过来正看着他。
 
 
「不转过来吗?」
 
 
黑鹤想白鹤大概是朝着他的,语气还带点笑意。
 
 
忽然一只手伸进他的被窝里,惊得他抖了抖,他才正想开口就被一把拖了过去,被揽进对方怀里。
 
 
背后的温度让他有闭上了嘴,就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黑鹤深吸一口气,转过身不敢去看白鹤的脸,故做冷漠地将自己埋进被子里。
 
 
白鹤一手揽着黑鹤的腰,一手轻拍着背。
 
 
「睡吧。」
 
——一切在这个时刻都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__________

回归哈哈哈哈哈哈哈日常不适合我
总觉得文笔有点生疏了......
然,这个审是个真。官二代哈哈哈

评论 ( 13 )
热度 ( 100 )

© _赤名(移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